凶祇再生 破曉之晅‧雲上之翼:無有之花【終章】依據妳最深的絕望,如今是── #so beautiful.(四)


  「百、百百為什麼要……」

  此時,曉在意的不是百百為什麼長大了,而是──

  ──要是不殺掉他們,就會破壞理想鄉。

  殺掉?

  理想鄉?

  在這兩者之間,根本沒有關聯吧……

  ──否決,曉千雲構築理想鄉的方法,是藉由毀滅後再生,以排除對理想鄉發出質疑或干涉的存在。現在,黎雲淵發出質疑,並企圖干涉理想鄉,因此我等存在已作為斬首者排除黎雲淵。

  所以……黎死了?

  ──黎雲淵已暫時被我吸收。等她下次存在世界,將會清除她對理想鄉的質疑再生成,這樣就不會再破壞理想鄉。

  只要提出質疑,就會被清除?

  但在這個世界,有那麼多人知道衝突何在,那麼──

  「百百……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這麼做?與吸收了誰?」

  ──從宵千夜企圖干涉世界,並從所有的人身邊奪走曉千雲。宵千夜,紙白羽,與黎雲淵,皆作為異端被吸收。

  紙……紙白羽大人?

  ──是。雖然冰祇‧紙白羽同樣與我以曉千雲作為母體產成型態,但能力層級在這個世界弱於我,因此被吸收實屬理所當然。以光祇與夜祇為例,光祇在永晝地區擁有比夜祇強的力量,在於該地區發源光祇的力量源強盛,反之亦然。

  現在,她總算瞭解──

  ──是,我與紙白羽同為神祇,以生物所想所思念之人情事理為食。既然這個世界發源我的力量源強盛,讓我可以被比擬為最高型態的神祇,以「渾沌」為名的我作為演化者再適合不過。

  她所謂的「理想鄉」充滿矛盾,足以將「渾沌」養育為王。

  所以,打從一開始,她的想法就錯了?

  或者是,她的行動,才是錯的?

  她只是希望大家過得快快樂樂。

  但現在──

  「請把大家還給我……」

  無論是紙白羽、宵、還是黎──

  就算要回到原本的世界,也請不要為了讓他們認同理念,而一遍遍地殺掉他們……

  曉抬起溢滿淚水的臉頰。

  ──我聽從母體的勸告,選擇最理想的方式演化世界,我不認為毀滅後再生是笨拙的方式。

  「黎有必須秉持的理念,宵只是想將對我的感情作出回應……如果無法讓他們『活著』認同我的世界,那麼……這麼虛偽的理想鄉,還是不要了吧……」

  也在此時,曉赫然發現──嵐之所以發出質疑,黎提出回歸,在於──

  這個世界,對曾經努力過來的他們,正是這麼「虛偽」。

  「我想讓大家快快樂樂的,卻不想抹滅過往的他們……」

  她是多麼矛盾與搖擺不定,甚至膚淺地想扭曲嵐的存在。

  「如果可以,請放他們自由……」

  裏之絳雖然幫助她毀滅世界,紙白羽卻想疏通常規。

  無論她提出了多可笑的要求,他們都盡力實現心願。

  黎為了一族離開立于,花費了半輩子找出汙染源,雲上一族才有得以重生的機會。

  從沒主動踏出立于的她只是癡癡地等待寒絳出現──比起其他人,一點付出都沒有。

  她只是沒有任何實質行動,就否定現狀。

  如果世界被倒回原先,寒絳大人不在了……那就幫助黎根除汙染化吧。

  等寒絳大人形成不知道是幾年後,那時──她必定更懂如何擔當神使。

  以及,如果她知道百百是「渾沌」了,還會──

  ──為什麼要給我「心」,卻又要破壞它?

  百百、抑或是渾沌問。

  然而,曉卻答不出來,只是思索著──

  為什麼要給予「心」,卻又要破壞它?

  「渾沌」是以「亂象」為源的凶祇,世界上的亂象越多,越發強大的祂也會造成亂象,就如同現在的狀況。但「百百」是作為孩子跟在他們身邊,是在理解她的想法才會造成現狀吧?

  「……百百,喜歡大家嗎?」

  ──喜歡。

  「所以,才想留住他們嗎?」

  ──是。

  「母體」是構築存在的原型,並非生育之意,但是──

  「我想成為百百的母親,將百百作為子系撫養長大。屆時的百百會相當弱小,沒有任何能力與神祇為敵。但儘管世界恐怖得難以想像,我想在充滿爭端的環境保護百百長大。」

  ──允諾。

  百百恢復幼小的模樣,曉一把抱住百百。



      ◇



  時間輪轉了。

  夜晚的葛葉神社充滿人潮。

  憂苗看過紀念品攤位隨即去到中庭,千早已經替她找好位置了。

  她在千早身邊坐下。再過不久,中庭就要進行吟詠詩歌的活動。

  這時,千早將碗盤端給她。

  「喏,月見糰子。」

  「哇──千早好周到!這個時候配食物最有氣氛了!」

  憂苗拿起月見糰子咬了一口,聽著舞臺上的人類吟詩。

  艱深的用辭讓她有些難以理解,要是曉也來聽就好了。

  就在她聽著聽著,突然一恍神──

  等她恢復意識,從沒這麼迅速收起耳羽。

  憂苗將糰子放回端盤,千早的手卻也在無意間碰到她。

  她不發一語地縮回手。



      ◇



  時間輪轉了。

  當曉回過神,她站在葛葉森林旁的草原。

  滿簇的星月點綴無際的黑,她抱著沉睡的百百望著靜謐的夜。

  現在的世界,究竟如何了呢?

  這時,身後傳出草葉摩擦聲,曉一轉頭──

  她看見──黎背對著她,望著另一片星夜。

  其實,他們在一開始就是背對的。

  曉卻不由得倒吸一口氣,也讓黎轉過頭。

  當雙方對上視線,她發現黎的肌膚印著淺淡的瘀痕,汙染化又回到她身上。

  世界回歸了。

  黎卻轉過頭,撫摸脖子上的瘀痕。

  上回是黎主動走向她,這回她趕到黎身邊。

  「黎。」

  當她發現黎就與編織花環時一樣,不願正視她。

  她轉過身,將背靠上了背。

  「請問……黎在做什麼呢?」

  「妳知道妳這樣很煩人嗎?」

  「對不起……」

  「我在這無意間睡著時,作了漫長的夢。」

  「請問……是什麼夢呢?」

  「妳為了消失的寒絳不惜翻覆世界,抹滅許多人的存在,而我是其中之一。」

  「是嗎……對不起。」

  「不過還有其他的夢。像是寒絳重生後成為凶祇,妳受到寒絳影響不惜成為凶祇,斬除任何不承認寒絳的存在。我站到妳的反方,與之展開衝突。」

  「是嗎……然後呢?」

  「……能不用發展成那樣,真是太好了。」

  「嗯……」

  她不知道黎在想什麼,但氣氛沉默了一會兒。

  「那個呢、黎……」

  「什麼事?」

  「其實我很想為改善現狀努力,但總是會把事情搞砸……我無法像黎一樣,知道怎麼做才能把事情導向正軌。黎能不能引導我前往當寒絳大人存在了,也不會被惡意墮落的世界呢?」

  「維護直屬傳承祇是我族的責任。我會輔佐翼主,盡到維護之責。」

  「嗯……」

  「但紙白羽,其實就是寒絳吧?」

  「咦、黎知道了嗎?」

  「妳對紙白羽的態度,就跟對寒絳的態度一模一樣。」

  「是、是嗎……」

  「寒絳在五年前消失,之後化為凶祇在葛葉出現。如今,裏之絳在立于遭到人類消滅,卻化為紙白羽出現在妳身邊。『寒絳』背負的過去太沉重,連翻覆的責任都承受了,因此我認同『冰祇』不該再以『寒絳』的樣貌出現,以此才能斷絕立于人類對妖族的另一偏見。」

  「……是。」

  紙白羽身為冰祇,將會成為雲上一族共同的秘密。

  「黎,謝謝妳……」

  曉空出手,握住黎的手。

  儘管她與黎注視的方向不同,卻是望著同一片天空。

  「這個給妳。」

  當曉轉過身,她看見黎手上拿著從未見過的花朵。

  她喜悅地接過花朵。

  「請問,如果雲綰送出花朵,是什麼意思呢?」

  如果送出花環都有那麼重大的意義了。

  那麼,送出花朵也有其對應的意義吧?

  「誰知道呢,或許是友好的表現吧。」

  黎卻聳了肩。

  曉露出無比燦爛的笑容。
© Ice Crystal Structu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