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祇再生 破曉之晅‧雲上之翼:無有之花【終章】依據妳最深的絕望,如今是── #so beautiful.(二)


  結束與大家的早餐,曉來到葛葉神社。

  她先在各處繞繞一探今晚的活動端倪,巫女們忙著清理外庭,販售紀念品的攤位也在擺設,晚一點就會開放參觀。接著來到社殿,卻看到黎與紙白羽對望著。

  曉不知道該不該呼喊他們,但氣氛似乎嚴肅得不容許她介入。

  正當曉要離開社殿,黎望了過來。

  「有事嗎?」

  「沒有……對不起,打擾你們了嗎?」

  「不會,正好有事問妳。妳是記得的人吧?」

  曉起初還沒會意,直到她想起懸在心頭的繫念──

  黎想起來了嗎?嵐的事情。

  不安的氣氛持續了一會兒,黎打破沉默。

  「我視背負翼主之責為己任,無論遇上何種考驗都絕不背棄我族。如果『她』必須有個理由才能存在,我就會給予存在之由。」

  黎斬釘截鐵的一番話,讓曉睜大眼睛:「……黎?」

  「世界和平過頭了,就像妳會嚮往的世界。妳是造成現狀的推手?」

  然而,她補上後句。

  曉望向紙白羽。

  她想要讓嵐存在世界上,所以喚醒黎的記憶是必須的。

  如果紙白羽此刻沒有阻止她,就代表她認同這個狀況。

  「嗯,是我將世界翻覆的……但如果人與妖沒有紛爭,就算雲綰滅族,黎也不用為了協調兩族陷入苦惱。」

  「所以,這成為千早的職務,而妳對我族滅亡毫無感想?」

  「當然不是這樣,但是……雲綰遭到汙染侵襲必定衰亡,留在立于也只是促成人與妖更激烈的衝突,我希望能和大家一起去到沒有紛爭的理想鄉,要是汙染化能在雪之下墜落地面那時消失就好了……我希望大家能一起快快樂樂地生活。」

  沒有血統偏見,憂苗不會被排擠。

  沒有種族紛爭,千早與他們在一起理所當然。

  沒有成王的壓力,黎也能自由自在地生活著,但是──

  「時間點改變了,不合理的事物自然會抹滅。我們最初相遇,是在立于的枯木林?」

  「是。」

  當曉這麼答,才想起──

  世界翻覆後,她與黎的相遇應該是在面海的山腰上。

  「謝謝妳讓我來到這麼和平的世界。但雲綰因此背井離鄉,失去棲息地的重罪讓我引咎退讓翼主之位也不為過,況且我不認為逃避過去是好的作法。既然雲綰早在當時陷入全族無法違逆的困境,也被人類趁勢攻打導致不可收拾的局面──」

  等等,現在的情況……



  ──「既然雲綰放棄對抗汙染化,由融合卓黎恩古王族而誕生的我──究竟是為何存在?」



  「早在前些時候,雲綰就該滅亡了。」



  就與嵐去到流冬前一樣。

  強烈的電磁波從黎身上衝散,電擊般的感覺傳遍全身。

  時而清晰時而模糊的景象如崩毀般瓦解,轉而構築灰白的世界。

  「在我族滅亡,僅存的族人所要背負的是導致先者滅族的緣由,並克服逆境復興我族,對我而言那才是得來不易、最珍貴的世界。」

  黎毫無顧忌地說出衝突點。

  這裡是流冬。

  畫面回到葛葉神社,紙白羽仍然佇立著。

  就算導致世界常規衝突的原因發生了,她也沒有被拉進過度空間。

  這時,社殿的大門打開了,白髮的雲綰女孩進到社殿後看見了她。

  她不是來找曉的,所以在看見紙白羽後定下視線──

  ──為什麼喚醒黎雲淵?

  心音就像本能般發出了,用詞如同神祇一板一眼。

  ──這是曉千雲的願望。

  ──否決,曉千雲的願望是構築理想鄉,而所有的人都生存在裡面。

  ──否決,必須將此修正:所有的存在意義齊全,才能稱之理想鄉。雖然雲上之晅有無復興對曉千雲而言並不重要,卻涉及黎雲淵與嵐雲淵的存在問題。

  ──將存在意義扭曲是曉千雲演算的結論,我對此贊同。憂苗與瀨名千早的過去已被扭曲,並擴大演算得出「人類與妖族和平共存」的結論,以「達成理想」是成功的。

  ──然而不適用於黎雲淵與嵐雲淵,一旦扭曲存在意義將會無法構成現在的兩者。

  ──但我想要與大家在一起。世界未必要變得順理成章,但需要斬首者維持次序。

  語畢,頂著狼耳的白髮雲綰改變存在型態。

  現在的她長到與曉同高,與紙白羽對峙著。
© Ice Crystal Structu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