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祇再生 破曉之晅‧雲上之翼:無有之花【第四章】雲淵覆雪後──(四)


  等紙白羽放開手,曉還愣愣地看著紙白羽。

  「要去用餐了嗎?」

  她微笑著問,曉順從答:「嗯、是……」

  「曉,要不要一起去人類的街道看看?」

  緊接著,憂苗的聲音嚇得曉全身一顫。

  當她轉頭,才發現憂苗從社殿旁來到廣場。

  「我、剛才也在與紙白羽討論要不要去用餐……憂苗來得正好呢!」

  「現在七時還有餘豁。但我沒有人類的貨幣,應該沒辦法吃人類的料理吧?」

  雖然覺得曉慌慌張張,憂苗提出現狀。

  「我這裡有一枚喲!要是不夠,再找黎拿一點吧?」

  曉拿出紙白羽給她的銅幣,只好等下次再參拜了。

  「我想黎沒有了吧?她剛才才說要去附近狩獵喔。」

  「或是……去找千早、或是神社裡的巫女拿呢?」

  千早去辦事了,但神社裡的巫女會有吧?

  「曉,那個啊……我覺得還是不要向人類拿吧。」

  「請問……不方便嗎?」

  「之前練習物質具現化的時候,我有聽黎提過,那東西相當於人類的籌碼,而且非常萬用。就像──立于終年永冬又缺乏食物,食物最珍貴,所以要什麼都是用食物換取。如果想買衣服就得幫對方捕一週的魚,或是提供三隻野兔。」

  沒錯,曉的衣服是用六十顆樹果換的。

  「除了物資需求,只要狩獵技巧高超在生活上就沒問題了,但人類……節慶不是多到對妖族來說不可思議?好像也會因為要做許多事而付出代價。」像是搭乘馬車。「所以,貨幣是公定的交換媒介。而千早,在葛葉當巫女也不是興趣使然吧?」

  記得聽千早提過,這是份能讓她養活自己的工作。

  「千早好像是……每年的每一天都做著同樣的事,為的就只是賺取貨幣。」

  當初在葛葉的和服店打工,他們也只待了兩天吧?

  「人類的貨幣跟樹果不一樣,不會自然而然從樹上長出來……」

  既然只有加工過後才能取得,那一定很稀有,也因此顯得珍貴吧?

  「總之,我覺得這不是能理所當然向千早說拿就拿的東西。如果這麼做,反而有從千早手中奪取食物的感覺,如果千早是雲綰的話。」

  「嗯……」

  曉默默地收起銅幣,還是留到參拜再用吧……

  「不過,如果只去看看,就不會用到人類的貨幣了!」

  憂苗打氣似的說,隨後去到「東市」已經是七時半。

  在沒有舉辦節慶的時間,商店甚至更早打烊,幾乎沒有光亮的街道與曉印象中的人類都城很不一樣,反而與立于入夜後的狀況相似。但他們循著細微的喧鬧聲轉過巷道,發現此刻在小巷裡還有商家營業。

  曉與憂苗探頭去看,食物的味道伴隨濃厚的酒味飄到眼前。

  「啊、是沙夜小姐來了嗎?」

  「不是小沙夜,不過也是可愛的小姐們呢。」

  「喔──是妖族啊!看樣子是……雲綰吧?要進來坐著嗎?我請你們喝一杯。」

  人類興致高昂,膽怯的曉急忙望向憂苗,發現進入警戒狀態的憂苗退了一步……再望向紙白羽,毫不畏懼的她優雅地掀開掛簾進入店內:「打擾了。」

  「喔!這真是──」

  「雲綰該不會都、這還是我第一次見到雲綰……」

  「沒想到立于的妖族那麼……請過來這裡坐著,這裡有豐盛的菜餚。」

  紙白羽吸引了眾人的目光。然後,曉發現吊在門前的燈籠寫著「居酒屋」。

  眼看紙白羽在人類的簇擁下找到位置,她也進入店內找到不起眼的位置坐下。

  「那是你們一族的某位大人嗎?」

  這時,和藹可親的人類女性來到面前。

  「不是,但我覺得她擁有那樣的氣質呢……」

  為了掩飾紙白羽的身分,曉盡可能不表現出崇敬的態度,就像她在憂苗面前也不會替紙白羽加上敬稱,不過這也拉近她與紙白羽的距離而感到相當新鮮。

  「我也這麼認為。不過你們看起來很年輕,幾歲了呢?」

  人類的女性問,曉生澀答:

  「十八歲……」

  「那,妳呢?」

  「咦?我啊……」

  憂苗身世未明,從來不知道自己的年歲,但要是對人類答:「不知道。」在氣勢上就輸了。所以她飛快地作了腦內設定──如果人類問起她與曉的關係,就說曉是她的姊姊吧!再來是理想的年齡差……就兩歲吧!感覺是不會與曉太貼近但又能輕鬆撒嬌的距離呢!

  「我是十六歲。」

  「只有那一位有特別待遇太不公平了。我請你們喝一杯,但妳的是麥茶。」

  女性在兩人的餐桌放下杯子,原來是這個差異嗎……

  「……憂苗真的是十六歲嗎?」

  女性離開身邊後,曉悄聲問。

  憂苗連忙坐近曉,放輕聲音:

  「如果每次被問起都說『不知道』一定很令人困擾,所以就暫定十六歲吧!我認為十六歲與我這樣很相符喔!說起來,曉的飲料是?」

  「是酒吧……」畢竟這裡是居酒屋。

  「咦、就是那個惡名昭彰的飲料嗎?上次來到葛葉,我有聽說人類喝酒鬧事欸……」

  「但人類剛才不是有問我們年齡嗎?這會不會是……保護措施呢?如果通過某個年齡再喝就沒事了。而且,紙白羽看起來也沒事呢。」

  望向旁處,紙白羽被敬了不少酒,但她看起來沒有不正常的地方。

  曉拿起自己的飲料喝下,憂苗隨即問:「味道如何?」第一次接觸這種飲料且沒有仔細品嚐的她說不出所以然,只覺得:「似乎……有點苦澀呢……」

  「我還以為曉會認為很好喝呢。」憂苗拿起麥茶。「雖然上次回立于是我初次見到紙白羽,但曉在之前是不是就認識紙白羽了?」

  「憂苗為什麼會這麼認為呢?」

  曉差點讓杯中的飲料灑出來。

  「因為……感覺得出來曉很喜歡她,但不是出自『對方很漂亮』之類的理由。所以也會想,曉是不是在更之前就注意到她了。」

  「是嗎……」有這麼明顯嗎?

  「雖然有時候會覺得寂寞,但我認為這對曉來說是好事,所以我會支持曉喲!反而是曉……有收到對方的表態了嗎?」

  「表、表態什麼的……我也不是很清楚……」

  「那,曉都不會對那樣的場面感冒嗎?」

  憂苗望向紙白羽,曉卻支支吾吾:

  「我覺得受歡迎、是件值得高興的事呢……」

  「曉就是這一點讓人很不放心呢。」

  憂苗悄悄嘆氣。

  這時,另一邊傳來騷動聲。

  「是沙夜小姐!恭候多時。」

  「要是沒有沙夜小姐,無論多璀璨的晚宴都索然無味!」

  進到這充滿喧鬧聲場地的是穿著盛裝的人類女性,當擁有纖弱外表的她綻開溫柔的笑容頓時響起一片呼聲。隨後的女童放下背袋,取出樂器交給沙夜。

  此刻,就算沙夜成為全場焦點,她也能輕易在眾人中發現紙白羽。她對著紙白羽輕輕一笑,隨即開始演奏樂器。

  輕巧的弦音傳遍空間。無論人類剛才還多麼大聲喧鬧,現在全靜下來聆聽沙夜的演奏。曉也靜靜聽著,時而到了段落獲得滿堂喝采,時而恢復樂音獨響的寧靜,她的視野也逐漸模糊。

  在意識幾近停擺,頭被摸了摸。

  要是紙白羽大人在身邊就好了……
© Ice Crystal Structu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