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祇再生 破曉之晅‧雲上之翼:無有之花【第四章】雲淵覆雪後──(三)


  當千早在黃昏時刻下了馬車,清點人數──

  「為什麼又多出一位雲綰了?原本不是七位嗎?」

  壓低的眉頭像是在希望有誰能給她合理的解釋,嬌小的淺藍雲綰露出彷彿無害的笑容。

  「既然我的同族聚集在此,就沒有理由離群喲。」

  雲之上說得超理所當然,不過也沒錯就是了。

  「暫時在葛葉休息吧,我帶你們去葛葉神社。」

  語畢,千早領著他們走向葛葉街道。

  這裡是葛葉的驛站,黃昏讓旅行者紛紛踏上歸途。儘管曉想收起耳翼,讓自己不要太醒目,但是──她發現憂苗沒有收起耳羽,黎沒有包起頭巾,嵐更像是從來不覺得她頭上頂著一對大角進入人類的都城有什麼問題,所以她也沒有收起耳翼。

  雖然路途上會有民眾看著他們,但沒有露出嫌惡的表情,甚至還有人向他們打招呼……葛葉的人類比起之前,對妖族的接受度更高了呢!曉深深這麼認為。

  以及上回離開葛葉遭遇了妖魔侵襲人類,城鎮也被朱雀燒得一片荒竭,但現在看來──完全恢復原貌,連橋墩都修好了,一點也找不到當時的殘跡。

  「神社宿所的房間還夠,請用吧。」

  在他們來到葛葉神社,千早這麼說。

  「我還有事情要處理。如果你們還沒打算休息,東市最晚在八點打烊,有其他問題也能詢問神社裡的巫女。」

  千早把他們領到宿所房間就離開了。

  「人類用來睡覺的洞窟非常柔軟呢。」

  「櫥櫃裡還有軟綿綿的枕頭與棉被,而且他們的布料做得很可愛喲!」

  在嵐與憂苗研究起人類的房間,曉找到神社巫女詢問了參拜的方式。

  與千早進入神社的時候有經過鳥居,她有照千早的指示行過禮了,再來是將手口洗乾淨。等她完成了前置步驟,才想起身上沒有人類的貨幣丟進賽錢箱──

  去找黎拿人類的貨幣吧。

  但當曉一轉身,隨即看見:「紙白羽大人?」

  現在的天色暗下來,彷彿能看到紙白羽身邊飄散冰晶。

  紙白羽大人一定知道她要做什麼,所以曉坦率地開口:

  「請問,紙白羽大人有人類的貨幣嗎?我想參拜這裡的神祇。」

  紙白羽並沒有說話。

  「因為之前在這裡許了願,願望也實現了,所以……我想至少要向若葉大人道謝……」

  七夕祭的許願竹早已沒有放在原本的位置。

  斟酌著字詞的她,就像在等待侍奉其上的家主頷首。

  當紙白羽伸出手,併攏的手掌上放著一枚人類貨幣。

  真不愧是──紙白羽大人!

  正當曉要拿起人類貨幣──

  ──曉千雲,協助妳前往理想鄉,我也施予一份施恩之情。

  她不明瞭紙白羽大人為何這麼說,但……說得也是呢。

  「紙白羽大人的恩情,必定銘記在心。且身為紙白羽大人的神使,受紙白羽大人庇佑也必定盡心盡力回報紙白羽大人的冀想所求。」

  ──在這裡,並不存在名為紙白羽的神祇。

  咦、紙白羽大人的意思是?

  ──所以,也就不存在紙白羽的神使。

  原來如此。

  無論紙白羽的真身是什麼,「紙白羽」現在的面目就是雲綰。

  就算她懷著多恭敬的態度,也不會是神祇與神使的從屬關係。

  那麼──

  「紙白羽大人希望我怎麼回報呢?」

  紙白羽抬起放著人類貨幣的手掌。

  讓紙白羽大人久等,感覺很不好意思呢……

  曉拿起人類的貨幣,同時觸碰紙白羽的手掌。當冰流從手指竄流而上,她想起在立于的千早住所見到裏之絳大人──



  ──我能反應祂的情緒頻率,當我一存在也是先意識到妳──



  ──我對妳的感官承襲自祂,但我不排斥「喜歡妳」的感覺。



  當時,裏之絳大人是這麼說吧?



  ──「我和她素昧平生,沒有幫助她的理由。」



  還有,在立于見到的人類男性──赤代和雅也是這麼說過吧?

  如果紙白羽現在不以神祇自居,施恩對象並不如以往寬廣──

  她要施恩必須先知道對象是誰,也需要想想有何緣由的話……

  「那個……當時好像有說不是時候。雖然不知道是不是自以為是、但現在的話……可以嗎?因為我很喜歡紙白羽大人……紙、紙白羽大人是、是不是這麼希望呢?」

  曉羞紅臉。

  冰冷的手掌沒有退開。

  「我、從很久以前就非常喜歡紙白羽大人……雖、雖然覺得這樣的想法會冒犯紙白羽大人,但如果紙白羽大人不介意,稍微有親密一點的舉動、我認為、也──也是很好的事情……我、也覺得很開心……當然,如果紙白羽大人不困擾的話……」

  冰冷的手掌握住手掌。

  得到允許了。

  「對不起、冒犯了……」

  曉抓住紙白羽的手臂,撐起身體。

  雖然紙白羽環住她的腰,但就算將身體倚上身體還是太高了──這時,紙白羽俯低頭,雙方終於碰到對方了。她不是很懂親吻的方法,所以只是輕輕點一下就退開了。

  與在寧靜中,感受被紙白羽擁抱,心臟跳個不停。
© Ice Crystal Structu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