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祇再生 破曉之晅‧雲上之翼:無有之花【第四章】雲淵覆雪後──(二)


  「對不起,馬上就離開了。」曉轉向身後:「那個……」

  所謂的「傳達心音」只是「傳達頻率」,無法在收到頻率時得知聲音特徵。

  儘管曉預設了對方的性別,但當擁有可愛娃娃臉與嬌小身材的對方望向她,對方確實如同雲上一族九成的性別──是女性,一頭淺藍髮色讓她與常態的雲綰很相似,但從如岩石堅硬的耳朵旁突出了一對角卻是曉從沒見過的遺傳型態。

  ──因為我是龍裔雲綰。

  是嗎?難怪沒看過呢……

  ──稱我「雲之上」吧,嗯──

  呃、為什麼要死死盯著她呢……

  ──曉千雲,是很好聽的名字呢。

  對方似乎……與神祇一樣恐怖呢……

  雖然對方的舉動純粹得不像在進行預測,曉還是不自在地縮起肩膀。

  這時,黎從車廂振翅而出,迴一圈面向他們。

  當黎的臉轉過來,曉看到黎明顯地皺起眉頭,臉上完全顯露訝異之色的雲之上卻指著黎──接下來是默劇的時間。雲之上仰起雙翼,黎本來沒打算在車頂降落,但她一振翅踩上車頂讓車廂明顯地搖晃一下,雲之上咧嘴一笑,從頭到尾都看著的隨從提醒道:「請離開馬車。」

  「請問……黎與雲之上認識嗎?」

  當三位雲綰離開車頂,曉在上到空中時這麼問。

  ──認識很久囉,還──

  「當過黎的老師。」

  「原來如此……」

  曉對此感興趣,但雲之上為什麼要把話拆成兩段呢……雖然那道軟綿綿的聲音很好聽。

  「謝謝妳的稱讚,當然是開口說話才適合現在的狀況。雖然我喜歡用心音傳達話語,但遇到複數的場合或是有誰無法接收心音的時候,那就很麻煩了。妳為什麼要封閉穿透能力呢?」

  她微笑著問,曉卻感到疑惑:「請問……封閉?」

  「傳達與接受心音,諸如此類。」

  「如果是傳達心音……那麼厲害的事,我是做不到的……」

  「嗯──那還真是奇妙呢……」

  曉不懂雲之上有何語意,但雲之上回到上一個話題:

  「不過說起穿透力呢──畢竟黎是眾所期望的雲綰,我就是被請求:『如果她有的話,請讓她的穿透力覺醒。』這種莫名其妙的事情。妖族先天的感官能力本來就是很殘酷的一件事,如果有就像本能一樣,不用教導也會觸發。」

  就像雲綰之於飛行呢。

  「黎當然不可能有那種能力,但令我一方面敬畏、一方面由衷同情還是被迫記下那麼多武器結構。畢竟所謂的『首領』就算對我來說,還是要由強者擔任才不會讓一族化為荒郊屍骨。」

  說得也是呢。

  「但也因此,黎對掌握質量異常迅速。與其成王,我反而更認為黎能成為一位好工匠。雲上之晅還沒滅亡時,曉對原翼主──黎雲淵有何感想?」

  曉早已知道黎的姓氏,但是……

  「黎當過……翼主嗎?」

  她感到有些不可思議。

  「嗯──沒當過嗎?」

  雲之上像是想了想才要求曉確認答案,黎卻在這時接話:

  「嵐雲淵才是原翼主,而且直到現在都是翼主。」

  「嵐雲綰?」

  這會兒,雲之上陷入困惑了。

  「嵐就在剛才的馬車裡休息,我帶妳去見她。」

  毫無談論往事之意的黎降下高度,趕上馬車在車廂降落。

  這個時候,憂苗在車廂裡呼呼大睡,千早倚著牆板小憩,百百平靜地看著車窗外的風景一逝即過。宵不在車廂裡,會不會是找紙白羽一起飛行了呢?高大的嵐必須捲縮身體才能不讓角碰到車頂,但疲憊的她熟睡著。

  「這位就是雲上翼主。」

  黎放輕聲音,手掌平示著。

  車廂裡的位置都坐滿了人,曉與雲之上只好跟在車廂後滑行。

  「她才是雲上之晅的主人,別再搞錯了,雲之上。」

  為了避免滑翔速度過快而撞上車廂,曉雖然飛在雲之上身旁,兩人卻與馬車保持一段適中的距離。儘管傑出的聽覺讓他們能聽清楚黎的說話聲,但雲之上打量了嵐一會兒幾乎用氣聲說:

  「我以為,我才是唯一的……」

  曉不解地看了雲之上一眼。
© Ice Crystal Structu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