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祇再生 破曉之晅‧雲上之翼:無有之花【第六章】祈求?抑或悲憐?(四)


  等她的情緒平穩一點,她與紙白羽去到偏僻的街道欣賞表演。

  無論舞臺上的表演多精采,人群如何喧鬧,她幾乎都沒在聽。

  她只是靜靜地坐在紙白羽身邊,或是紙白羽靜靜地坐在她身邊。

  感受著,充斥在喧鬧中的寂靜。

  這時,身旁發出聲音──

  「曉。」

  曉慢慢地仰起頭。

  宵難得穿上浴衣,綁上可愛的髮飾。

  「是憂苗的搭配。妳沒有出現,其他雲綰去逛祭典了。」

  然後,曉想起她應該要稱讚宵,她卻不知道該說什麼……

  「謝謝,和我去逛祭典。」

  宵伸出手。

  「紙白羽能做到的事情,我也能做到。」

  曉聽得愣愣的,眼睛也困惑地眨了眨。

  「紙白羽能實現的願望,我也能實現,而我要取捨存在型態很簡單。」

  聽到這,曉放上手掌。

  她被宵帶到祭典附近的街道。

  首先來到和服店。曉一進到店內就被一排排漂亮的髮飾吸引視線,行動迅速的宵安靜地替她選好浴衣,一手抽中曉認為最可愛的髮飾。之後,曉被宵推入更衣間。

  等曉換好浴衣,宵帶著她突入祭典主街道。

  當宵牽著她滑行,羽翼結構似乎改變了。

  曉一回神,她與宵都變成年幼的模樣。

  然後,他們停了下來。

  「一支糰子。」

  宵對顧攤的老者豎起食指,那是甜品攤販。

  「呵呵,是感情好的姊妹啊?給你們兩支吧。」

  曉與宵分別從老者手中接過糰子,並道過謝。

  「曉。」

  宵把自己的糰子遞給她,曉不知所措接過去。

  另一邊傳來熟悉的喧鬧聲。

  雲之上與雪之下在街道另一側,看著圍滿人群的攤販。

  似乎是在賣燒烤,興奮的雲之上拉著雪之下擠入人群。

  「曉,這裡。」

  這次,宵停在射飛標攤販前。

  「一回。」

  宵向攤販裡的人類拿了三支飛標。

  她夾起飛標同時射發,各個直中目標,現場響起如雷的喝采聲。

  「這、真是厲害!從沒見過這種狀況。」

  「哎呀,是女孩兒呢!呵呵,這是妳的獎品。」

  宵從婦人手中接過布偶,她又把布偶遞給曉。

  另一邊傳來熟悉的喧鬧聲。

  憂苗與千早站在面具攤販前爭論著。

  「我覺得這張面具很好看!很適合百百!」

  「不對,我認為這張才適合女孩子。」

  「不然、請百百評理吧!」

  百百卻拿起另一張面具:「這個?」

  然後,憂苗看見曉與宵。她拉住千早。

  「妳看,那邊的女孩好可愛喲……」

  「啊!」

  身邊響起女孩的呼聲。

  曉轉頭去看:「請問……」

  「那個布偶,我很喜歡但一直玩不贏遊戲,可以給我嗎?我能用這個交換。」

  女孩遞出一枚銅幣。

  就與人類參拜用的銅幣一樣。

  「請。」

  曉遞出布偶。

  女孩喜悅地接過後,在曉的手掌放上銅幣。

  「謝謝妳,我真的很喜歡它。」

  她笑嘻嘻地離開了。

  轉頭,憂苗他們消失在人群裡了。

  宵又要帶著曉前進,曉卻拉住她。

  「宵,其實……不用了,沒關係……」

  宵停下腳步。

  她望向曉,兩位雲綰面對面了。

  「我在翻覆世界前,也經歷過這樣的狀況。」

  宵靜靜聽著。

  「如果我不去挽回他們,就會從身邊消失。」

  曉的獨白。

  「要是宵遇到像嵐一樣的狀況,我一定會像尋找寒絳大人一樣、到處尋找宵。」

  在來來往往的祭典人潮中,曉與宵又恢復原本的模樣。

  「宵的『簡單』對我來說太殘酷了,紙白羽大人的『複雜』未必就不是好事。我無法否定與憂苗、千早、或是雲之上經歷過的一切……請不要犧牲誰或是自己完成我的理想,因為我想前往的是有大家在的地方。」

  曉輕聲說著。

  「無論是誰消失,我都會去尋找她。宵是有能力不被否定的雲綰,請不要消失。」

  曉捧住宵的臉頰,在額頭輕輕一吻。

  曉離開宵,飛向葛葉神社。

  她在神社的大門前降落,完成參拜的前置步驟,將她從最初保留到現在的銅幣放進賽錢箱。等她向若葉大人道過謝,接下來的這枚銅幣,她想──

  「紙白羽大人?」

  曉環視神社,紙白羽就在附近的廣場看著祭典人潮。

  曉匆匆地穿越人潮。當她來到紙白羽身邊,不知道是在短時間見識了太多事情,還是她只是想這麼做,曉一把抱住紙白羽。

  如果在平常,她與紙白羽一定會很醒目。

  但現在,在熱鬧的街道上,完全沒有人注意到她。

  「紙白羽大人……無論在我內心設想了多少事情,世界遠比我想像得複雜,我也只是不斷地把事情搞砸。我相信紙白羽大人所做的一切皆有用意,只是我無法穿透紙白羽大人的想法。我想用這枚銅幣,向紙白羽大人買下在參與干涉後回歸的事物。」

  曉把最後一枚銅幣放進紙白羽手裡。

  身邊的景色轉換。他們不在祭典街道了,而是附近的森林。

  紙白羽打直手臂,指著森林的一方。

  「謝謝,我真的很喜歡紙白羽大人,與身邊的人們……」

  曉展開雙翼,滑向紙白羽指著的方向。但滑到半途,她停下來望向身後。

  紙白羽仍然站在原地。在黑暗的森林中,散發著藍紫光芒的她美麗極了。

  「紙白羽大人……無論我去到何方,最終都會返回紙白羽大人身邊,請一定要等我。」

  語畢,曉振翅前行。

  在穿越森林,看到一望無際的星夜,黎就坐在草原上。

  曉仰起雙翼,落在草原上:「黎?」黎一看到她就停下動作,把什麼藏到身側。

  「妳沒去參加祭典嗎?」

  「看過表演了,但沒有在祭典上看到黎……請問,黎在做什麼呢?」

  「看到人類做了手工藝,突然間起了興致。」

  黎轉過身體,拿起物品繼續動作。

  要是走到黎身邊,探頭去看就會知道她在做什麼了。

  但是,曉在來到黎身後轉過身體,在草原緩緩坐下,與黎背靠著背。

  「請問……黎在做什麼手工藝呢?」

  「妳知道妳這樣很煩人嗎?」

  「對不起……」

  「花環。」

  「是、是嗎……」

  「嗯。」

  「……要是黎戴上花環,一定會很好看呢。」

  「沒有雲綰會替自己編織花環,那是用來送人的。」

  「是、是嗎……」

  「立于終年永冬,雖然並非寸草不生,草葉卻長得不如其他地區豐潤,也開不出好的花朵。要蒐集到編織花環的材料很難,找到好看的素材更難,立于就是這麼不適合生物居住、也不適合草木生長的地方。但正因如此,送出花環也意謂著──」

  她拿起眼前的成品來看。

  「妳是最珍貴的。」

  在這瞬間,曉說不出任何話。

  「抱歉,在流冬讓妳看到那些景象,這個給妳。」

  蓬鬆的物品落到頭上。

  曉轉頭一看,黎已經替她戴上花環,但是:「黎送出花環的對象、應該是……」

  「我現在沒有那種對象,所以先給妳。等我的對象出現了,就不會做最簡單的樣式了。」

  「原來如此,謝謝……我很喜歡黎的花環喲。」

  「不會。要是沒有妳,我也不知道要如何處理花環。」

  「我相信,黎的對象一定在等待黎喲。」

  曉微微一笑。
© Ice Crystal Structu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