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祇再生 破曉之晅‧雲上之翼:無有之花【第六章】祈求?抑或悲憐?(三)


  曉聽到黎的喊聲,才發現又有怪物襲來。

  從下方衝來的木氣阻止怪物徑直飛向她,她才有時間役使水氣轟砸怪物,並將環住她與紙白羽的怪物濺上水氣。緊接著,冰氣凍結怪物讓化為沉重冰石的他們墜落大地。

  總算將天空上的敵人清乾淨了。

  颯,颯──。

  天空卻變得陰暗,也刮起亂流。

  看著現在的天色,就算會下起雨也不奇怪。

  「曉,紙白羽,降落了。」

  黎發出順應情勢的號令,曉與紙白羽跟著黎在山腰降落。

  颯,颯──。

  亂流又刮起了。

  但這樣的聲音,與其說風聲,更像──

  振翅聲。

  「終於出現了,首領。」

  早就等著這一刻已久的黎又將長劍構築在手中。

  然後,他們仰望從天空降落的存在。

  有一頭紫髮的妖人女性在踏足雪地收起雙翼,龐大的身體搭上那對頂在頭上的藍紫大角讓她比常態雲綰高上一點五倍。但她的身影模模糊糊,全身染滿黑斑也散出濃厚的穢氣,看不出沉默的她有何表情,但是──

  嵐出現了!

  為此震驚的曉深吸一口氣。

  嵐是那麼仰慕黎,黎一定多少感受得到這份心意,所以──

  只要看見嵐,黎一定能想起嵐!曉心中如此堅信。

  就算黎無法想起嵐,也會對嵐感到熟悉吧?

  或許是聽見吸氣聲,黎望向曉。

  「那個怪物是誰?」

  她指著嵐問。

  黎……

  吼喔喔喔喔──!

  嵐發出怪物般的咆嘯聲,也或許是悲鳴聲,靈壓從她身上爆衝而出。

  曉不知道是出自內心的悲傷,還是現實真是如此──

  嵐彷彿流下滾滾淚水……

  「雲上翼主──黎雲淵有義務保護族人不受外族侵害。雖然同是在天空飛翔的族群,但並非雲綰,且對我族已有侵害之實,更沒有理由手下留情。」

  黎舉起長劍,冰流朝著嵐匯集而去。

  就在冰刀還在構築,黎振翅衝向嵐。

  如果武器還沒成形,嵐必然只能伸出利爪抓向黎。

  當已經在掌心匯集的冰流滲出爪縫,察覺端倪的黎振翅彈開身體──「喀」的一聲,她沒有被冰氣封鎖行動,但也意識到對方的攻擊具有策略性而調整刻印型態。這時,武器具現化的對方猛一回身,將巨大的冰刀揮斬而出──黎頓時將長劍射往對方的下盤又一振翅彈開身體。

  嵐果然為了保護要害縮緩攻勢,黎就趁這時在身邊散開木氣聚合體。

  當全身環繞木氣的黎以最無謀的姿態正面進攻,嵐揮出冰刀。

  鏗──!

  冰刀被木氣吸收質量弱化結構,還沒砸上黎就因承受不住衝擊粉碎。嵐一揮右手匯集冰氣,但還沒對黎的攻勢做出抵擋,隨著冰流牽引而去的木氣頓時構築出長劍朝嵐齊發。

  幾乎是在最近處才發動的攻勢,讓嵐完全無法閃躲。

  被數十支長劍穿刺而滿目瘡痍的身體,雖然流下鮮血卻化為冰晶。

  而一身無事的黎就佇立在嵐的面前。

  「弱者。」

  毫不留情這麼說。

  無論是何種生物,被那樣攻擊肯定都起不來了。

  此刻,還能撐起背脊的嵐,已經相當了不起了。

  但當她匯集冰流,手馬上被長劍「喀」地刺在地上。

  曉感覺呼吸沉重,不得不將雙手摀在顫抖的嘴唇前。

  臉上沾血的黎,毫無感情注視眼前的怪物。

  「不、不要打了……」

  曉在一抽一頓的呼吸間,努力吐出話語。

  嵐的身影越來越淡薄,彷彿要化為冰晶。

  而黎,就浸在冰霧裡。

  不知何因,只要接觸冰霧就會在腦中浮現──

  紫髮女孩,與手持花環的藍髮少女對望著──這樣的畫面。

  「還是個軟弱的首領。」

  黎卻下了這樣的評語。

  就算嵐還沒化為怪物,也從沒聽過她發出這麼無力、這麼絕望的低鳴聲。

  曉慢慢來到黎身邊。

  她之所以帶黎來這裡,並不是想再次傷害嵐。

  她只是想喚醒黎的記憶,再與黎一起扭轉嵐的存在。

  但總之──

  「請不要……再傷害嵐了……」

  從曉的臉頰滑落淚水。

  黎轉過臉,抹掉血汙。

  「妳才是,搞清楚我的立場。」

  兩者對峙了一會兒,嵐最終化為冰晶消失。

  身邊的場景,恢復為吃烤魚的空地。

  他們回到葛葉了,但是──

  黃昏了。

  黎看了身邊的景色一眼。

  「妳也去逛逛,好好享受祭典。」

  她振翅離去,留下曉與紙白羽。

  曉卻無法止住淚水。
© Ice Crystal Structu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