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祇再生 破曉之晅‧雲上之翼:無有之花【第五章】廢墟一端的目光(七)


  ──歷史總是相似得恐怖。

  雪之下將左手往後一抽,就像要拔刀的姿勢。

  ──卓黎恩在往昔面臨嚴重的汙染化,我族的解決之道是以擁有卓黎恩王族與璃締亞古王族血脈的姊姊為源,分離出與她流著同一種血的我作為實驗體。

  雪之下的臉頰長出如岩石堅硬的鱗甲,包括身體各處都是。

  ──我族雖然沒有滅亡,但也沒有成功對抗病狀,在於病源體被不明原因抑止。然而,我在出生不久被投入實驗,就算病源消失也無法停下病狀,也沒有誰對陷入黑暗的我伸出援手。

  曉眨了眼睛。

  雪之下之所以存在,理由與嵐一樣?

  那麼,既然理解對方,為什麼要互相傷害?

  ──只要去到你們的世界就能見到姊姊了,嵐真是溫柔。那麼,請貫徹實現我願望的理念,將存在讓給我。

  灰白色氣流往雪之下的左手聚集,衝散的靈壓也變得具侵略性。

  嵐右手一揮,巨大的冰刀具現化。

  ──將歷史改寫為──我成功對抗病狀並存活至今,要如何與『她』相處就成為我的煩惱。

  語畢,雪之下振翅衝出。

  從雪之下身後抽出幾乎模仿冰刀外型具現化的石刀,但或許考慮了體型問題而不如原創版本粗壯,像是把長刀。儘管如此,當兩把刀互相抵上對方,冰刀卻被「鏗」地擊成冰晶。

  嵐在這瞬間脫離攻擊範圍並再次將冰刀構築在手裡,卻也發現──

  對方與她的力氣相當,匯集的氣流質量也與她相當。

  但她的武器異常堅硬。所以儘管有嬌小的身體,相對沉重的她行動起來也與她速度相當。

  然後,她想起──

  ──沒錯,所有條件都與妳相當的我也是龍的產物。璃締亞是名為『溫室』的牢籠,璃締亞王族既是管理員也是城堡,出自璃締亞的物種都有如此特性。

  當刀與刀再次抵上,以更高質量構築的冰刀接住石刀了。但石塊從石刀「喀啦喀啦」地結出後包住受損處也向著冰刀侵蝕,嵐霎時將冰刀結冰抵抗對方。當兩道侵蝕性氣流撞在一起發出了巨大的爆炸聲,嵐與雪之下也退開了。

  「嵐!雪之下!不要打了!」

  曉想阻止兩方,但嵐與雪之下不斷衝突根本無法靠近。

  在對峙中始終沉默的嵐不知道在想什麼,雪之下卻一一反應出來──

  ──「羽族」是一群鳥人,然而「王族」僅有一者,這才是我能穿透頻率的原因。「王族」既然對應到妳的想法那麼崇高,神裔者要戰勝妖族也擁有很高的機率。

  「鏗」的一聲,突刺的冰刀被雪之下甩開,她揮出堅硬的石刀刃面擦過嵐的身體頓時讓鮮血飛濺,但嵐的鮮血化為冰晶吸進雪之下的身體。

  ──呵。

  雪之下吸了一口氣。

  這時,曉發現雪之下的身影逐漸明顯,就快有了實體。

  而幼小的她也在瞬間拉高身長,彷彿就快成為少女般。

  ──妳的姊姊真是傑出,這種結構能力令許多生物望塵莫及,但種族天分是很殘酷的。

  雪之下說著誰曾經發表的論點,石刀與雙翼也開始變化。

  當她又衝向嵐展開衝突,那副調整過的身姿讓她看起來──

  就像是黎。

  雙翼型態被調整過讓雪之下飛得更加迅速。

  武器去除累贅的結構讓她的斬擊更加流暢。

  她擁有了最佳的飛行速度,破壞力卻依然恐怖。

  簡直就像萬能的神祇──吸收了黎的一切。

  ──妳也認同黎很傑出吧?就算擁有比同族高大的身體,能夠媲美神祇的冰氣質量,但依然沒有在實戰擊敗過她。明明妳在先天上擁有比她更好的條件。

  就在曉緊張地看著兩方衝突,袖襬被拉了拉。

  低頭一看,百百向她伸出手:「想要看看嗎?」

  她不懂百百的意思卻握住手,視野開始轉變──

  冰刀甩開石刀讓衝突有了空餘,雪之下的身影從面前拉遠,從冰刀刀身結出的極冰迅速覆蓋刃面填補受損處並劃了視野一刀,仰起的視野中心瞄準雪之下。

  她看到的是……嵐的視野嗎?

  但當雪之下拿著石刀衝來──卻彷彿疊上黎的身影。

  ──就算對她抱持這樣的情感,還是很想擊敗她吧?

  冰刀用力地鑿向雪之下或者黎,但她瞬間閃到身側。

  ──身分不容置疑,地位卻像被讓出,權力被讓出,名譽被讓出。比起「努力」才讓本身與職權相稱的她,妳只是在一開始就被放上這樣的位置。

  腰部傳來被撕裂的痛楚。

  當視野轉過去,雪之下長成少女的模樣,但是──

  從腦海中浮現的黎,她的身影與她的微笑,阻擋了視野。

  等石刀在手臂削下一塊鮮血淋漓的肉,視野才恢復原狀。

  黎從身旁退開了。

  ──只有擊敗她才能站到同等的位置。

  ──只有擊敗我才能站到同等的位置。

  ──因為,她是只會看著高處的雲綰。

  ──因為,我是只會看著高處的雲綰。

  ──想再次看到她注視妳。

  ──想再次看到我注視妳。

  ──爬上來。

  ──爬上來。

  不斷傳來的心音響起回音,如水波晃蕩。

  但曉赫然發現,從什麼時候開始──

  嵐的對手不再是雪之下,而是黎?

  從嵐的視野望出去──

  追擊、對峙、閃避,她所面臨的對手──全是黎。

  ──嵐!那是雪之下的心音、不是黎在對妳說話!

  曉想喚醒嵐,卻發現她無法喊出聲音。



  ──或許,是她在對自己說話。



  莫名的心音傳出。

  曉沒有反駁對方,但這樣下去只會讓嵐受傷。

  她只能在心裡祈禱。

  拜託,有誰能停下這場鬥爭……

  畫面回到──除了黎,已經容不下其他人的視野。

  ──妳很喜歡她吧?

  ──妳很喜歡我吧?

  黎的身體一轉頓時揮開刀鋒。

  又被逼退了,她卻不由自主答:是。

  無論妳給人的印象多冷漠、多不好親近。

  我比任何人都更加喜歡妳……

  ──但如果是妳回去了,就代表世界必須認同──汙染化至今存在,且沒有被清除。

  揮開刀鋒了,這次她把黎逼退了。

  那我會貫徹,存在於世界上的理由……

  ──就算變成這樣,也能盡善翼主的職責?

  黎握穩長劍,從她身上卻浮現大量的瘀傷。

  她猛一愣。

  ──只要妳存在,她就會變成這樣。

  ──只要妳存在,我就會變成這樣。

  心音如詛咒般傳出。

  隨後,她想起──

  早在她出生之前,黎就被汙染了……

  是啊!只要她存在,無論多努力貫徹職責──

  黎都會變成這樣……

  顫抖著的手再也無法握住冰刀,黎卻還是衝到面前。

  當刀光閃現,身體被貫穿的嵐化為無數的冰晶飄散。
© Ice Crystal Structu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