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祇再生 破曉之晅‧雲上之翼:無有之花【第五章】廢墟一端的目光(五)


  畫面轉到另一邊。

  嵐將冰刀夾在右肘與身體間,作為攻擊準心的左手揮往天空對著朝她俯衝而來的突擊者匯集冰流,但出現在上方十餘尺的冰柱還沒成形就看見映著日光的白色倒影「颯」地逼來。她不會有時間將身側的大刀揮到面前,所以一加速抓住對方的頭顱「轟」一聲撞上垂落的冰柱。

  早在嵐飛上天空就有看見長著雙翼的對方有著與人類相似的體型,但從脖子兩側突出的一對白翼包住臉頰讓嵐搞不清楚對方是如何看見她。等她抓住那應該是頭顱的部分一撞──裡面軟得像沒有骨架更讓她感到疑惑。

  她停駐在冰霧上方,看著受到重擊的對方歪斜著身體脫離白霧。那對包在脖子上的雙翼總算敞開在於羽毛染滿鮮血,但在長著雙翼的脖子上──沒有頭顱。

  嵐沒有評斷對方是怪物,只是認定對手並非雲綰而將匯集到的冰氣質量最大化。

  當調整好身姿的對方衝向她,已然在上風處的嵐一指霎時讓憑空結出的冰柱如暴雨般落下。這些從頭頂落下的冰柱光是閃躲還不夠,就算擦身而過也會炸得受襲者皮開肉綻。

  颯──身後傳來振翅聲,嵐一回身立時見到另一位突擊者衝向她。

  她明瞭對方選擇偷襲是懼怕她的力量,在偷襲失敗後必然會退到遠方,所以她在架開對方的攻擊時結出極冰──「喀」的一聲,對方被固定在身前,她也在對方反應不及時撕裂脖子上的白翼,濺出的鮮血轉化為吹散的冰晶。

  嵐再次回到上風處,高舉左手聚集冰流。

  當質量匯集到最高的極冰在頭頂上炸開,以她為中心環形散落的冰石群無分目標地砸穿身邊的物質,她也就在最頂端觀察是否還有其他存在躲在雲層裡。只要從任何一處振出混亂的氣流,馬上就會被追擊而來的她用冰刀切斬。

  在天空上,沒有任何一者能成為嵐的對手。

  那麼,為什麼會輸得一塌糊塗呢……

  彷彿出現即視感的她,將眼前的景象與永冬之地重疊。

  當她伸出手撫摸脖子,從其上突出了筋脈也散出瘀黑。



  畫面轉到另一邊。

  曉試著止住雪之下的傷,堆積在附近的黑色氣體卻被天空捲起的風流掃來。

  感覺到異樣的曉認出那是穢氣。要是再待在原地,刻印被侵蝕會讓她無法飛行。

  「雪之下,必須……」

  曉想提醒雪之下要離開這裡了,但是──

  還沒從痛楚中恢復的雪之下顫抖著嘴唇,無神的雙眸望著天空。

  然後,舉起左手。

  「為什麼……我會被拋下天空?」

  「那個、雪之下是被擊墜的……」

  「無法構築雙翼……迴流藍圖,在一開始被破壞了。」

  曉一愣。

  「雪之下無法構築雙翼嗎?」

  「這是……無法跨越高牆的手段嗎?」

  「高牆?」

  在這附近,並沒有高牆吧?

  「原來如此,承襲妳的我……是為了這件事情存在。」

  這時,曉才意識到──雪之下並不是在對她說話吧?

  那麼,雪之下說話的對象──究竟是?

  她望向雪之下注視的地方,空無一人。

  「在這裡……這麼冷,這麼安靜,這麼陰暗恐怖……明天,存在嗎?」

  而她,依然詢問著那對其他人來說是那麼理所當然的問題。

  「那麼,也能過來嗎?」

  穢氣飄移而來,無法再待下去了。

  曉抱起雪之下衝向天空。

  她很快就在天空上找到停駐的嵐,但嵐看到她卻嚴肅地壓下眉頭。

  不對,嵐望著的不是她,而是在她懷中的雪之下。

  「雪之下是不是成長了?」

  當嵐這麼問,曉往懷中一看。

  雪之下的身影不如剛才淡薄,雖然仍然幼小卻拉高一顆頭的身長。

  雪之下──

  「是……確實成長了……」

  「在天空上太引人注目,先下到地面休息吧。」

  嵐轉開視線,振翅成為領導曉與百百的領隊。

  「請問,剛才襲擊雪之下的是?」

  曉擔憂問,嵐卻簡短答:

  「是我從沒見過的種族。」

  「是嗎……我們會不會誤入其他種族的地盤了?」所以才會被攻擊。

  「如果發出警告,我們就會離去。但如果對方認為擊墜我們是省事的作法,我認為回以爪牙也是省事的作法。」

  「流冬是過渡地區,沒有種族存在……那只是怪物。」

  雪之下輕聲說著,她似乎脫離雙翼被貫穿的痛楚了。

  「那妳呢?」

  嵐卻銳利問。

  「我是卓黎恩羽族……但既然會在這裡,或許也是怪物之一。」

  雪之下陳述了一段事實。

  曉先前還對雪之下恐懼,但當她發現雪之下也會落淚,又對說著這番話的她感到同情。

  她不懂雪之下那段對著天空訴說的話有何意義,但雪之下……

  或許,是很令人心疼的孩子。

  「謝謝……要是我族對我也有這種想法就好了。」

  心音被讀到了……

  「卓黎恩羽族是?」

  話語中的「我族」挑起嵐的興趣。

  「是位於卓黎恩長著翅膀的鳥人,型態與你們很相似。我不清楚卓黎恩羽族與雲綰是否是相同的物種,但雲之上對你們自稱雲綰,而你們認同她……兩方應該是相同存在。」

  比起型態,認同還是最重要的呢……曉在心中贊同。

  「那,卓黎恩古王族呢?」嵐又問。

  「龍在以往統治卓黎恩,現今依然令所有生物畏懼……『古王族』是對龍的敬稱。」

  所以,嵐是雲綰與龍融合血脈產生的子系。

  也難怪嵐會這麼高大呢……

  「請問、雪之下剛才提到『拋下天空』與『高牆』,是怎麼回事呢?」

  見嵐陷入沉默,曉連忙提出問題緩和氣氛。

  而且,她也想瞭解雪之下的過去。
© Ice Crystal Structu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