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祇再生 破曉之晅‧雲上之翼:無有之花【第五章】廢墟一端的目光(四)


  這裡是流冬。

  是艾奧尼亞與卓黎恩之間的過渡空間,也是永晝地區。

  雖然不知道你們為什麼會在這裡,不過發生了事情吧?

  意識到有誰在說話,曉睜開眼睛──

  淺淡的天空襯著灰白色建築就是她第一眼看到的景象,而這個她說不出雕塑風格的石造空間就與立于給人的感覺相似,儘管放眼望去是無際的天空卻灰濛濛的,微雪在空中飄移刮起冷冽的風也讓她不由得縮瑟身體。

  「這裡……很冷嗎?」

  沒有抑揚頓挫的語調輕輕響起,曉轉頭去看。

  坐在身邊的百百穿著平常裝束,但衣著輕便的她似乎不覺得冷。

  「百百才是,會冷嗎?我們怎麼會──」

  當曉注意到有位身影淡薄的女孩站在百百身邊,她嚇得打住話語。

  之所以認為女孩身影淡薄在於曉能透過女孩看見景物,也發現從女孩身上飄散微微的冰晶,簡直就像要融化似的。但要是再仔細打量女孩就會發現從她的頭兩側突出如岩石堅硬的耳朵是之前才看過的遺傳型態……對了,是雲之上吧?

  然後,當她更進一步從女孩的臉孔看出與雲之上相似的輪廓終於舒緩緊繃的心情,不過那頭與嵐存著色偏的淺紫髮與雲之上有所差別,讓曉沒有失神地斷定女孩是年幼的雲之上。

  「……雲之上?」

  女孩感到疑惑,喃喃地唸起名字。

  雖然不知道女孩與雲之上的關係,但心音被讀到了吧?

  「既然如此,我就叫……雪之下。」

  比起雲之上完全沒有活力的女孩輕聲說。

  是與雲之上相稱的名字呢,但她怎麼會……

  「……不知道從何時開始,我在這裡逗留了一段不算長的時間。很多怪物,也有像你們一樣的存在變成怪物,在這裡通稱『存在規律崩毀』。」

  是、是嗎……

  那這裡還真是危險呢……

  「至於我則是被通稱……思念體。雖然不明瞭『思念體』是怎麼回事,不過在陷入長久沉眠前的事情大致都記得。我在這裡一無所有,記憶是我最珍視的物品。」

  邊說著,女孩的身影彷彿受到干擾似的一閃,但隨即恢復穩定。

  「我、呃……」

  就在曉猶豫著該說什麼,身旁傳來嵐清醒的聲音。

  「我是曉千雲,這位是百百,而這位則是嵐雲淵。」

  想起女孩都自我介紹了,她也要回以介紹吧?

  「既然如此,我就叫……雪之下。」

  她如同剛才一字不漏複述一遍。

  雖然覺得雪之下的反應很奇怪,曉沒有執著眼前的疑惑。

  畢竟──

  「請問,要怎麼離開這個……詭異的空間呢?」

  她在和嵐與百百被捲進怪異前在葛葉的林野。

  現在這個充滿灰白色的空間,絕對不是葛葉。

  而這種情況,會不會就與她初遇嵐並展開對峙時一樣呢?

  是進入了──某個片流層。

  「『片流層』是稀少的說法,通稱『過渡空間』。這是艾奧尼亞與卓黎恩之間的過渡空間,也是永晝地區。雖然不知道你們為什麼會在這裡,不過發生了事情吧?」

  雪之下逕自走向灰白空間的一方,但她又把話重複了一遍。

  而當雪之下這麼做,曉開始真正地湧現強烈的不安感。

  雖然身為神祇的宵總是說些難以理解的話,卻能感受到她會思考,也是有感覺的。

  幾乎看似沒有感覺,也感受不到是會思考的雪之下,簡直就像──

  「不是幽靈,也不是鬼怪等等的存在,是思念體。雖然不明瞭『思念體』是怎麼回事,不過在陷入長久沉眠前的事情大致都記得。我在這裡一無所有,記憶是我最珍視的物品。」

  被讀到心音了,但是──

  又重複了一遍。

  「神祇與思念體是很相似的存在。神祇在產成前是由無數的思念體構成,並以最大宗的型態反應出來。雖然我是思念體,作為母體的對象擁有優秀的感官能力與思考力,要理解妳的意思並不困難,也能作出對應。不過目前為止還沒出現干涉體,因此無法演化得與宵一樣。」

  「只要妳不對我們抱持惡意,我們也不會威脅妳的存在,但總之請帶我們離開。」

  嵐打破曉與雪之下僵持的局面。

  曉不安地望向嵐。表情嚴肅的嵐對她伸出手,她握住嵐。

  「『惡意』是很有趣的概念。在我沉眠前感受不到那種氛圍,卻受到與之同等的傷害。」

  當三位雲綰展開背翼滑行,雪之下幾乎與他們同時展開背翼。

  「既然妳身為雲綰,無論是何種存在,只要不迫害一族……翼主就會盡善保護的職責。」

  嵐猶豫了一會兒才這麼說,領頭的她保持距離觀察雪之下。

  「無論醒著的時間多短暫,我為了一族獻出自身。那麼請終止在我心裡重複無數次的叫喊,保護我。」

  雪之下的話雖然讓人摸不著頭腦,卻足夠讓曉與嵐一愣了。

  而直到百百出聲:「黑影。」他們才注意到天空出現異樣。

  颯──。

  迅速的風流聲朝他們衝來。

  在這瞬間反應過來的嵐離開原處,曉也拉著百百退到安全範圍,但身影淡薄的雪之下卻被如利刃奔行的氣流擊中,背翼也被貫穿。毫無表情變化的她墜落而下,冰晶被擊散也讓她淡薄得像是快消失了。嵐看了表情著急的曉一眼,沒等曉表示意見就衝往底下。

  攻擊來得太迅速而救援的反應太慢,嵐沒有在半空中接到雪之下,而是落到堆滿磚瓦的廢墟上才看見──如神祇不具有感情的雲綰女孩幾乎沒意識了,就算從傷口湧出鮮血也仍然是半透明的,卻從眼角泛出痛苦的淚珠。

  「嵐……」

  曉與百百在兩秒後落到地上,攻擊性氣流卻跟著砸來讓曉摀住頭。

  在泛起的煙霧中,嵐仰望盤旋在天空的黑影,右手一揮匯集冰流。

  「我去收拾危害我族的大逆不道者。」

  「颯」的一聲,嵐衝向天空。

  曉急忙來到雪之下身邊,觀察狀況。

  雪之下的背翼被貫穿一個大洞。雖然只要重新構築背翼就能有完好的雙翼,但背翼被貫穿的痛苦與不適感會讓絕大多數的雲綰無法在短時間掌握羽翼結構。

  可是,雪之下……會恐懼嗎?

  比起這些,曉在內心深處更害怕毫無感情的雪之下……

  「呵、呃……」

  微弱的吸氣聲傳出,讓曉注意到雪之下恢復意識了。

  雖然雪之下身影淡薄,但曉還是壓住雪之下的傷口。

  「請問……還好嗎?」

  雪之下猛力睜開眼睛,淚水滾滾流出。

  本來應該沒有感情的她恐懼地啜泣著。
© Ice Crystal Structu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