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祇再生 破曉之晅‧雲上之翼:無有之花【第五章】廢墟一端的目光(三)


  「請問,有什麼事?」

  等他們在附近的林野降落,嵐開口問。

  總算進入正題了呢!

  曉拿出宿券。

  「這是給嵐的,要是嵐能收下就好了。」

  為了維持嵐的顏面,不要提到雲之上吧。

  嵐接過去看了幾秒。

  「這是宵抽中的宿券吧?是妳要給我的?抑或是誰請妳拿給我的?」

  咦、這個──

  「是請我拿給嵐的,不過她也很關心嵐呢。」

  這樣說就沒問題了吧?

  「很感謝你們的好意,但我認同黎的觀點,這並非是在公平條件下獲得的獎賞,因此我不能收下。雖然如此,我也不會阻止你們使用宿券或是對此作出評論,請將此轉送給其他雲綰。」

  是嗎……她還以為嵐會高興地收下呢……

  「以及,下次如果又被受託轉交物品,當面交給我也沒關係。」

  「是……」

  「後面。」

  當嵐發出聲音,曉才注意到身後拍著緩慢的風流。

  轉頭一看,百百跟來了。

  「這種時候單獨外出很危險呢……」不過:「是肚子餓了嗎?」

  「想吃美味的食物。」

  聽不出是否有倦意的聲音要求著,曉與嵐對望一眼隨即尋找果實。

  由於持續無止盡的沉默有些沉悶,曉輕聲問:

  「請問,嵐在月見祭有沒有什麼打算呢?」

  「我對人類的祭典沒興趣,或許會找個安靜的地方觀賞表演。」

  「但祭典是真的很熱鬧喲,嵐不想找誰一起逛逛嗎?」

  她想了想。

  「那,妳呢?會邀請宵嗎?」

  「咦、我嗎?我沒問題喲,但宵要再問問呢……我想宵會答應吧?」

  不知道嵐有何考量,不過她又想了想。

  「那,寒絳呢?」

  咦、寒絳大人嗎──嵐怎麼會突然問起呢?

  「是說、寒絳大人啊……」

  曉結結巴巴。

  雖然她在一瞬間將寒絳與紙白羽的形象重疊,但嵐問的是有水藍肌膚的寒絳大人吧?

  不提紙白羽大人,「寒絳大人」如今──在世界上消失了。

  「如果寒絳大人還在,一定要找一天帶祂參觀人類的祭典……」

  也雖然只是說場面話,一提到「寒絳」還是讓曉心臟「噗通噗通」直跳。

  不過,說得也是──得找一天帶紙白羽大人好好參觀祭典……

  「雖然宵說過食物對神祇不是必需品、但是──如果能帶寒絳大人吃吃看人類的料理,一定會讓寒絳大人留下深刻的印象……還有,浴衣、人類參加祭典也會穿上浴衣,必須要讓寒絳大人試試看呢!雖然不知道有沒有適合寒絳大人的尺寸……」

  「妳的單純直白真令人羨慕。」

  嵐感嘆,也深深嘆了一口氣。

  曉連忙回過神。

  「對不起,只有我一直提寒絳大人的事……嵐難道不想邀這樣的對象一起參加祭典嗎?」

  「想,但我已經長得太大了。」

  長得太大?

  「對方擁有高傲的性格,並期許我能成為擔當重任的雲綰。在我還小,因為也很軟弱,就算被斥責還是能得到寵愛。但不用幾年,當我長得這麼大,指爪也變得比她尖銳,就算拋棄任性的想法還是無法得到關愛……明明一族的體型與人類一樣,為什麼只有我會如此巨大?」

  這個……曉低下視線,嵐不知道自己的血統嗎?

  但她還沒考慮該不該開口,百百就提出:「混血?」

  所以,她也就順其自然說:

  「我記得有聽黎提過,嵐是與其他物種融合的雲綰。雖然不知道『卓黎恩古王族』的真身,但或許就是這個原因導致嵐如此巨大。不過,嵐出現也是為了拯救雲上一族。」

  她不知道嵐聽了有何感想,但嵐沉默了半晌,右手按住頭顱。

  「似乎有點印象……」

  「那……嵐的對象在之後,沒有任何表態嗎?」

  她回到原本的話題。

  「雖然我按照她的意志成王,挑起支撐一族的重任卻失去依靠他人的權利。不久前也想過,如果邀請她和我一起參加祭典,到底是我要牽著她?還是她牽著我呢?如果主導權在我,高傲的她一定很受不了吧?然而我已經成為她理想中的模樣……安靜地守候或許才是正確方式。」

  「如果嵐很想那麼做,我覺得嘗試看看不是壞事……」

  嵐說的對象,是黎吧?

  因為嵐從小就有「她」陪在身邊,而黎正是嵐的姊姊。

  儘管她也在此時想起──



  ──「嵐是誰?」



  少女姿態的黎,在這麼說時顯露了一絲疑惑。

  不過,她仍然鼓勵嵐似的說:

  「對方在表面上很高傲,內心或許相當溫柔。」

  有著高傲性格的黎,就是如此。

  在立于初次見面救了她,也教導憂苗飛行技巧。

  「如果嵐有試著去表態,對方或許會包容嵐……」

  就像黎在理解人類,認為雲綰與人類是差不多的生物。

  「嵐身為翼主卻相當替人著想,我相信那位看著嵐長大的雲綰也會很溫柔。」

  「是這樣就好了。」

  嵐淺淺微笑。

  但是──



  ──在這裡,打從最初,妳就不會出現在她面前。



  莫名的心音傳出了。

  曉嚇得全身一顫,也將百百拉到身邊。

  但當她望向嵐,卻發現嵐的表情變得錯愕。

  「是啊……我與她,究竟為什麼會──」

  雙手僵硬地抓住頭顱。

  「不對,應該是──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彷彿感到強烈的頭痛,讓她的視線失焦。

  「嵐?還好嗎?」

  曉急忙來到嵐身邊,但嵐卻一把抓住她。

  「曉……現在,是一個很平穩的時代吧?」

  「是……」

  如果人類與妖族沒有紛爭,平穩是理所當然的。

  「雲綰,在八年前也成為零零散散的候鳥了吧?」

  「是……」

  她不懂嵐為何追問,但是──

  如果雲綰不將立于作為棲息地,遷移各處的他們只能用「候鳥」形容。

  然而,她感到說不上來的怪異……

  嵐卻將違背世界常規的理由說了出來──

  「既然雲綰放棄對抗汙染化,由融合卓黎恩古王族而誕生的我──究竟是為何存在?」

  在這瞬間,曉猛然一愣。



  ──「我族已尋得解決之道,將會與卓黎恩古王族融合──」



  ──「產生一位不會被汙染化所苦的翼主。」



  早在先前,她就知道嵐是雲上一族為了對抗汙染化而產生的血脈。

  但既然雲綰都退離立于作為對汙染化最不堪的應對──

  自然不會再有後續發展。

  可是,嵐依然存在吧?

  所以,一定有──

  「很奇怪,很不合理……」

  她嘀咕著。

  「以及,充滿矛盾。」

  無法自拔地回想著。

  「雲綰成為了候鳥,那讓黎成為翼主並不會不合適吧?她是那麼傑出,而我為什麼會取代她成為翼主……」

  嵐……

  茲──

  剎那間,強烈的電磁波從嵐身上衝散,讓嵐的身影變得模模糊糊。

  曉不知道為什麼會發生這種現象,但她緊緊地抓住嵐與百百。

  隨後──像是遭到電擊般的感覺傳遍全身,意識也陷入混亂。

  即便想振翅逃離原地,神經已經被癱瘓了。

  時而清晰時而模糊的景象如崩毀般瓦解──



    *



  ──所以,這是她所能想到的最後辦法──



  ──請一定要成為溫柔的雲綰……



  當幼小雲綰的面容從眼前閃過,如髮色雪白的世界被構築出來。

  有著藍髮的雲綰少女與擁有紫髮且頂著大角的雲綰女孩對望著。

  這時,聲音傳出了──

  「請一定,要成為雲上一族的支柱……」

  在畫面中,卻沒有任何一者動嘴唇。

  直到,藍髮的雲綰少女遞出花環,將此戴在女孩頭上。

  紫髮的雲綰女孩在接受了王冠後,笑得是那麼燦爛……

  這樣的畫面,簡直充滿了即視感。



  但是,這不如說──

  歷史總是相似得恐怖。

  當有著淺紫色調的雲綰女孩試圖拍打雙翼,卻無法飛上天空。

  在視野混濁且無法通順呼吸的這個空間,以往在高牆上總是有誰會探出頭。

  無法上到天空的她只要仰起視線,就能與對方對上目光。

  儘管還無法實際聽見,但可以用傳達的。

  但是當阻塞呼吸的氣流退開了,景色輪廓變得清晰──

  轟!

  世界傾斜了。

  高牆崩毀了,卻沒有誰會探出頭了。

  就算傷痕累累的她只能躺在原地,想等到海枯石爛。

  生命卻是那麼有限,與下起──無盡的雪。



  在時間流轉下,那位嬌小卻頂著角的雲綰女孩,已經長得比同族都還要巨大了。

  但當從廢墟中站起身體的雲綰女孩想要成長──就如同所有的雲綰想茁壯力量。

  無法……同時存在吧?
© Ice Crystal Structu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