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祇再生 破曉之晅‧雲上之翼:無有之花【第五章】廢墟一端的目光(二)


  「你們用神祇的力量去做這種事?」

  黎在知道雲之上利用宵的力量去抽宿券,臉上寫滿了鄙夷之色。

  「那種讓弱小生物互相制衡的遊戲規則,我並沒有興趣遵守喔。黎何不想想?要是人類參加雲綰的活動,為了滿足虛榮心肯定會拿出人類特有的知識獲得殊榮,我認為只是互相互相。可是既然這解決了一部分食宿問題,當作神祇庇佑就開心多了,夜祇大人的恩德必定滿心感謝。」

  雲之上賊賊一笑,她果然搬出了這一套。

  「既然神祇親自施予恩德,不接受實在過意不去呢。」

  連千早都接受雲之上的說辭了,拜託反駁她一下啊!

  再望向另一邊──

  「黎有些生氣,宵下次還是別這麼做吧……」

  曉悄悄對宵說,宵將視線望向曉卻靜默著。

  說起來,曉到底知不知道,宵會那麼做有很大的原因出自於她?

  但就是因為很遲鈍,所以絕對不知道吧?

  黎感到頭痛。

  ──曉,把這個交給嵐。

  這時,雲之上湊到曉身邊遞出剩下的那份宿券。

  曉恍然大悟──原來眷戀人類住所的雲綰是嵐嗎?她還以為是憂苗呢……

  ──嵐身為翼主一定很注重顏面,不要當著所有雲綰的面把宿券給她喲。

  雲之上甚至提醒她,曉輕輕點頭。

  她從來不知道雲之上這麼細心呢……

  ──黎有這樣的妹妹令人羨慕呢。雖然用可愛形容很奇怪,不過還是有點擔心,畢竟放不下姿態與不善表達的組合比較像硬碰硬。曉的話──關心太無私。要是對宵適時一點,她才有辦法演化,因為宵是更不善表達的類型呢。

  宵?演化?

  她不是很懂雲之上為何這麼說,但是──

  ──雲綰的生存力很強,所以產下的子系很少。我和黎一樣是獨女,而世界上也不存在我的親屬,因此大多時候很喜歡像你們一樣熱熱鬧鬧的。

  是嗎……但總覺得雲之上的說法哪裡怪怪的……

  ──因為曉是只要大家快快樂樂就好的類型,不過並不壞。快把宿券拿給嵐喲。

  說得也是。

  眼見千早叫住黎討論轉移據點的事情,嵐獨自走向神社中庭,曉連忙跟上嵐。

  「那個、嵐……」

  「曉,要不要再去街道看看?昨天太晚了,今天一定能看到許多有趣的物品。」

  當嵐將臉回過來,憂苗也在她身邊這麼說。所以她急忙改口:

  「嵐要不要一起去看看呢?」

  「好啊。」

  上午十時,就在與憂苗盡興地逛人類街道中度過了。

  雖然她也覺得與憂苗一起逛街很開心,果然還是──

  「我想去附近的河流釣魚,曉要去嗎?」

  黎拿起不知從哪借來的釣具募集同伴。

  憂苗馬上舉手:「我一直很想試試看人類的那種活動喲!」

  已經叫住嵐的曉只好再改口:「嵐要不要一起去釣魚呢?」

  「是能嘗試看看。」

  「如果妳也想去,我是不介意,但葛葉的漁獲量只有立于的不到三分之一。」

  黎的意思是身體龐大、食量也大的嵐可能會餓肚子,不過她答:「沒關係。」

  下午一時,幾位雲綰就這麼悠閒地釣了一個下午。

  等黃昏時刻,他們提著木桶返回千早的住所。千早在附近找到空地並準備好野炊用具,在於她的住所無法容納那麼多雲綰。

  「突然間有些羨慕起來了,雲綰真悠閒呢。」

  在千早替他們烤魚時是這麼說。

  「你們平常也是這樣生活嗎?」

  曉想了想。

  「平時……因為樹果放久了會腐爛,所以頂多只能蒐集三天份的,大約是三十顆。其他時間就是在天空飛行,看看有沒有更好蒐集食物的地方,不過要蒐集到三十顆樹果也不容易呢。」

  因為今天想找嵐搭話但一直沒機會的時間太多,她幾乎是遵從直覺問:「嵐呢?」

  「保護一族是我的職責,平常會在天空巡視有沒有需要幫助的雲綰。食物沒有太大的問題,有其他雲綰會送上來,但大多是小型動物的肉。我喜歡吃中大型四足動物或是妖魔的肉,飛行時多少會留意附近有沒有獵物。」

  「現在是討論食物的話題嗎?我也想參與喲!」

  憂苗將烤魚吞下肚隨即舉手。

  「雖然行光合作用可以減緩飢餓感,但我還是無法像曉一樣大多時間只吃樹果,一週至少要有兩天吃肉才能維持刻印的運作。不過我最喜歡的還是有大量水分的水果。」

  「說得也是,水果──」

  曉一聽到水果,眼睛立時閃閃發亮。

  憂苗興沖沖的:「對吧?水果超好吃的喲!」

  還真是一群可愛的傢伙呢……千早在心中想。

  望向一旁,宵也在吃烤魚。她隨口問:「宵呢?」

  「食物對我等存在並非必需品,就算不進食也不會在生存上造成阻礙。如果遇到需要進食的場合,我等存在在挑選食物並非倚靠味覺,因此何種食物都能下嚥。」

  反之,比起其他雲綰,宵還真是一點都不可愛。

  畢竟她是正統的神祇嘛……

  ──喔?原來千早是在追求這種感覺?不同族群的文化聽起來一定很新鮮,也是嘛。

  雲之上突然湊過來,賊賊一笑。

  啊、被讀到心音了……

  望向同樣能讀到心音的宵,她把吃剩的魚骨放進廚餘堆,但也毫不遲疑傳達心音──

  ──讀到了。

  ──我的口感與人類相近,但最喜歡的還是魚類,舉凡鮭魚、鱈魚或金槍魚都很喜歡,人類料理的技術也很高明──請我吃其中一種,我再想想有哪些名頭。

  就在千早還沒反應過來,雲之上隨手就將她在街道看過的飾品具現化。

  「早上看到的這個很可愛呢,如果戴上了再穿一套桔梗浴衣要多少花費?」

  雲之上毫無破綻地用她那張可愛的臉問著少女般的問題。而當她這麼問,那些滿溢著情懷的雲綰立時搭上話題。

  「之前和憂苗逛街也有看到很可愛的樣式呢,但作工似乎很複雜……可能會超過一百二十顆樹果吧……」曉思考著。

  原來曉的貿易單位是樹果嗎?

  「用魚換會比較容易吧?五週……不對,或許捕六週的魚就能換到囉。」憂苗提議。

  能不能把貿易單位整合,不要將時間與數量混在一起?

  「這麼說來,要是像嵐一樣能捕獲大型的獵物……六隻白熊呢?」曉問道。

  雖然雲之上沒有明說是買的還租的,一件浴衣在雲綰眼中有那麼了不起嗎……

  「看花色與樣式,決定要在店裡打工兩天或是三天吧。」

  只有黎提出比較實際的意見,租的。

  「但雲之上能輕易變出人類的貨幣吧?」

  曉也輕易提出會造成社會亂象的問題,雲之上笑而不答。

  「想融入其他群族的文化,就不要崩毀秩序。」黎斥責。

  於是,一天幾乎是這麼過了。

  等決定在千早住所留宿的曉、憂苗與百百向其他雲綰道別,曉才想起──

  宿券還沒拿給嵐!

  「呃、那個……」

  曉想叫住嵐,但聚集的雲綰們已經準備去林野過夜。

  「如果曉要找嵐,趁他們出發前還有時間喔。」

  憂苗看了她一眼,一語道破心事。

  「咦、憂苗怎麼知道……」

  「因為曉看起來就是有事要對嵐說啊。」

  她說得理所當然,是、是這樣嗎……

  「那麼,嵐……」

  曉連忙跑向離群的雲綰們。

  嵐看了她一眼,不疾不徐:「要去摘樹果嗎?我在睡前還想再吃一點。」嵐的飢餓感真是太適時了!曉立時說:「我可以陪嵐喔!」

  ──曉的演技真是差透了,也太容易上當了。

  在曉與嵐一起振翅,雲之上的心音傳進腦裡。
© Ice Crystal Structu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