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祇再生 破曉之晅‧雲上之翼:無有之花【第五章】廢墟一端的目光(一)


  「聽聞朝霜正在展開大規模戰爭,主要的地區都起了戰火,暫時不要前往吧。」

  早晨的神社中庭,當千早帶來這個消息,眾雲綰為之譁然。

  雖然曉還在頭痛,可能是喝酒的關係吧?但也不免擔憂:

  「請問……人類都打起來了,沒關係嗎?要不要……」

  當她這麼說,身邊的視線立時掃向她。

  「曉,擔心的範圍太廣大了。那完全是人類的事情,雲綰用不著擔心吧?像是千早或是葛葉的人類都不擔心了,曉太憂國憂民了。而且,曉從昨晚喝過酒就變得很奇怪,今天還好嗎?」

  比起擔心人類,憂苗更擔心曉。

  「……是嗎?」

  昨晚的意識恍惚,但發生什麼事大致還記得。

  只是回想起來,似乎──有哪裡怪怪的呢……

  「總之,如果不急著離開,要不要先待在葛葉呢?葛葉最近也打算舉辦為期一週的月見祭。如果你們很少參加祭典,對你們來說或許會相當有趣。」

  千早拉回雲綰們的注意力。

  「如果可以,我很想參加看看……」

  曉怯生生地舉起手,憂苗馬上表示:「我也贊成。」

  只要有一者感興趣,其他雲綰也不會持反對的意見。

  「那真是太好了。」千早微笑,但也表明:「只是讓你們留在葛葉神社有些不方便的地方。神社方原以為你們是短期留宿,要是你們想延長期限也不會不同意,但等月見祭開始一定會湧入人潮,需要幫助的人也會更多,我希望能將物資留給需要的人。」

  也就是宿所的房間。

  光他們這一群雲綰,就佔掉宿所三分之二的房間。

  而千早為了要湊齊房間的數量,肯定動用了關係。

  「我的住所也容得下一些人,但其他人就得再想想辦法了。」

  「雲綰本來就習慣住在野外,真的不用麻煩千早了……」

  曉連忙搖擺雙手,要千早別介意。

  雖然她也覺得人類的房間住起來很舒適……

  「那還是先委屈你們清理空間了。」

  也就是歸還房間,隨後雲綰們開始動作。

  曉把自己的房間整理好後來到神社中庭,嬌小的雲之上立時抓住她。

  「曉,我正打算去葛葉街道,陪陪我和宵吧。」

  「請問,要去葛葉街道做什麼呢?」

  「我想在人類抽走前拿到月見祭的旅館宿券。雖然是於明天的月見祭開始才能入住,不過等煙火綻放能看得很清楚喲,朱雀大路的表演盛況在陽台就看得到囉,想參加祭典時只要走出大門馬上就遇見攤販了喲。」

  「雖然有點嚮往,但應該……不容易抽中吧?」

  當曉被雲之上帶來葛葉街道,途中還領了宵前來,抽獎攤販前排了一串人龍。

  不僅如此,那似乎還是必須滿足某些條件才有資格參加的抽獎活動,但顯然沒打算遵守規則的雲之上看了人類手中的抽獎券一眼,隨手一晃就讓票券在手中具現化。

  ──要讓紙張上的圖形一模一樣可不是用「天分」就能帶過呢,而強運也是實力的一環與弱肉強食的表現之一,種族天分就是這麼殘酷的事實呢。

  雲之上這時反而只用心音說話了,但她表態得與教導黎的過程一樣,而這場活動她從頭到尾遵守的就只有「排隊」。曉不知道該怎麼說,但雲之上的這些行為還真是……亂象呢。

  ──曉不用想得那麼複雜,不如說──這是我在幫助為了籌備住所而想破頭的千早,與滿足眷戀人類住所雲綰的願望。當千早說要收回宿所房間,神社中庭響徹了哀號聲。

  咦、千早說要收回住所時,沒人抱怨吧?

  ──曉也是,雖然覺得人類的房間住起來很舒適。

  原、原來是心音被讀到了嗎?也對,雲之上能讀到心音呢……

  ──這麼重要的事情別忘囉。所以,四人份的宿券由爭取機會的我們三者共得一份。最後,我會把剩下一份宿券讓給「因為要搬離人類住所而哀號得最大聲的雲綰」。

  「我只是陪同雲之上前來,如果其他雲綰想要宿券還是讓給他們吧……」

  ──不對喲。雖然是我提供主意,不過也沒有一次抽中大獎的強運。這種時候就要──

  雲之上笑吟吟地把宵的手放上抽選器──輪到他們抽獎了。

  ──可惜宵不會對我言聽計從,所以──

  「吶,曉很想要宿券吧?非常非常想要吧?」突然間,雲之上湊近曉如誘惑般說著。等曉遲疑地點點頭,她又湊近宵的耳邊輕聲:「吶,宵也聽到了吧?曉很想要宿券喲。」接著,她抓起曉的手握住宵轉動手把:「鏗啷鏗啷,輪軸轉動囉!」

  等塗著顏料的小球掉出抽選器,現場響起了搖鈴聲。
© Ice Crystal Structu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