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祇再生 破曉之晅‧雲上之翼:無有之花【第四章】雲淵覆雪後──(五)


  「起來了,居然在這種地方睡著。」

  「這種時候要讓曉繼續睡才對啦!」

  恍然間,身體被搖了搖,也響起微小的爭論聲。

  曉猛一回神:「對不起,不小心睡著了……」接著看到千早出現在面前,沙夜的演奏也早就結束了,身邊又恢復喧鬧聲:「千早怎麼會……在這裡?」紙白羽也在等她呢……

  「我的事情處理完了。下次如果要找酒館,我不建議妳去層級更高的地方。」

  「對不起……」似乎給千早帶來麻煩了……

  「你們,常喝嗎?」

  當千早這麼問,曉連忙搖擺雙手:「這是第一次。」憂苗則是說:「我只有喝麥茶。」千早很明顯地皺起眉頭:「走吧。」她沒有再多問。

  此時的街道早已沒有人煙。

  曉如同平常一振翅,但背翼沒有出現,振翅前的躍步也讓她向前撲倒。

  儘管她跌在街道上,憂苗還是趕到她身邊超小聲地說:「就算是現在這種時候,還是用走的吧……」然後,她才想起剛才好像是走路過來……再轉頭,千早緊緊地壓住眉頭了。

  「對不起,沒想到酒的威力這麼強大呢……」

  神經感到麻痺,連背翼都無法展開。

  但千早只露出超級困擾的表情。

  「我扶妳回去吧。」

  「才喝了一杯,沒問題……」

  「喏。」她伸出手。

  「沒關係,我很清醒呢……」

  「曉……」憂苗又悄悄說:「妳現在的對話就與那些喝得爛醉的人沒兩樣欸……我之前聽到那些人說話也是這樣,雖然我想曉應該是沒問題……」

  所以,似乎不是堅持的時候了。

  曉握住千早,被一把拉起來。

  她搭住千早走向回去的道路。

  感覺對千早有些不好意思呢……

  為了避免尷尬,還是說點話吧。

  「千早如果喝酒了,能展開背翼嗎?」

  「就算沒喝也不能。」

  「刻印之翼不用協調神經……能展開嗎?」

  「妳說的事情已經超出我的理解範圍了。」

  「曉……」憂苗又悄悄說:「對不起,我剛才判斷錯誤,還是別勉強了……」

  等他們回到葛葉神社,千早把曉送回宿所房間,甚至幫她蓋好棉被才離開。

  明明剛才睡著了,現在卻感受不到睡意──曉去到神社中庭,看見嵐望著滿天星斗,她悄悄在嵐身邊坐下。當嵐對她投以了看不出情緒的眼神,她回以微笑。

  「嵐在看什麼呢?」

  「傳聞星星是葦原的三御神──月黃泉的眼睛。只要能讓月黃泉注視大地,人類就不會招惹妖魔,妖魔也不會侵犯人類。換言之,現在是一個很和平的時代。」

  在這個名為「葦原」的世界,以此為名的大地被敬稱為「母國」並神格化為神祇中的最高存在,其下分別是代表太陽、月亮與海洋的天照、月黃泉與村雨三御神,再來才是代表自然元素與各種族原始樣貌的神祇不一一細說,月黃泉正是這麼崇高的存在。

  「但要是時代這麼平穩,為什麼……」

  就在嵐說著說著,曉攀住她的肩膀,撐起身體。

  儘管她知道曉是在注視星夜,感到詭異的她問:

  「請問,發生了什麼事?」

  「是月黃泉的眼睛呢……」

  「是。」

  感覺頭碰到了雙角,癱軟的身體滑到背上。

  雖然曉不是沒對她表示過關心,這麼隨便……還是第一次。

  「請問,是喝了酒嗎?」

  她彷彿聞到這股味道。

  「嗯,無法展開背翼呢……」

  「酒精會麻痺神經,因此需要靠協調神經才能展開的背翼會無法運作。包括刻印,頭腦混亂就無法掌握結構與質量,自然也無法運行。」

  「原來是這樣……嵐很博學呢。」

  「身為翼主有保護一族的義務,這種相當於毒物卻又必須作為交際應酬的水飲,翼主有必要替一族喝下,瞭解與擁有對酒精的抗性是必須的。」

  「毒物?」

  「是。要是雲綰無法使用刻印或是特化組織就與人類沒兩樣了,身為翼主並不樂見這種情況在一族傳開,或是族人酗酒成性。要是其他物種知道了這件事,將不好的習慣帶來一族只會削弱我族之力。」

  「抱歉……但嵐很有翼主的架式呢。」

  「就算雲綰不存在立于,只要世界上任何一處還有我族的蹤跡,就必定會貫徹翼主的職責。哪怕我族從八年前就是零零散散的候鳥,我都有必要在緊急時刻給予助力。」

  「我相信嵐是好翼主喲。」

  「謝謝。」

  嵐垂下背脊,撐住頭顱。

  「嵐怎麼了?不舒服嗎?」

  「似乎太久沒聞到酒味,有些不習慣……」

  「對不起,都是我害嵐頭痛的……嵐要不要休息了呢?」

  「我想坐在這裡感受氣流,也能減緩痛楚。」

  「那麼,還是不打擾嵐了……」

  曉離開中庭,嵐的身影在一瞬間變得模糊。
© Ice Crystal Structu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