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祇再生 破曉之晅‧雲上之翼:無有之花【第四章】雲淵覆雪後──(一)


  「馬車裡的空間,好像……不夠寬敞呢……」

  當千早帶著一群雲綰來到立于邊境的驛站,雲綰們紛紛探頭注視車廂。

  曉對眼前的木製空間發表感想後,憂苗接著:「也坐不下那麼多人吧?」

  「如果有兩輛車就沒問題了。」

  千早正要叫住車夫,曉連忙打斷千早:

  「千早,沒關係喲!其實我已經很習慣長途跋涉了,雲綰遠行時能持續很久的飛行呢……」她剛才看到千早在算她的人類貨幣,意識到這一趟出行是由千早在付出代價,她不想給千早帶來太大的負擔。「而且,我也想與紙白羽一起飛行呢。」

  一旁,紙白羽靜靜微笑。

  千早皺起眉頭。紙白羽雖然不像嵐高得那麼誇張,在窄小的車廂坐久了還是會很不舒服吧?但令她接著:「請不用在意,由我把事情打點妥當是應該的。」在於她想起──

  在她前來驛站的途中,她身旁所有的人們──不對,是她身旁所有的存在都是妖族,所以全張著翅膀飛行。只有唯一身為人類的她走在鳥群裡,除了在心中升起強烈的違和感,與身陷奇妙狀況的害臊感,她的步伐不如雲綰飛行迅速而感到自己拖累了大家。

  再來是──要是當她乘著馬車,在馬車奔馳的途中還有雲綰跟在車旁飛行,這種跟不上人的害臊感只會晉升為羞恥感。

  「我不認為租了兩輛馬車會與租賃的價格等值。」黎很清楚不會有雲綰能坐完無聊的車程,大概在路途中就飛光光了,但她的表態聽在不懂的人耳裡很像是她瞧不起馬車。「如果要飛行就得跟平常一樣,上到高空。」也就是不要引人注目。

  千早鬆了一口氣,不愧是黎……

  「我跟紙白羽沒問題喲。」

  曉連忙提議,終於有辦法和紙白羽大人獨處了!

  「對不起,因為真的很想試試看……這次就不陪曉飛行了。」

  憂苗道歉似的說。但宵振翅躍上車頂,如同她平常佇立著。

  「以不需要消耗體力的方式,這是舒適的位置。」

  她總算改掉老是用心音說話的習慣了,但黎立時反駁:

  「站在車頂比飛在馬車旁更引人注目,現在立刻下來。」

  等馬車開始移動,白雪印上徑直的輪痕,曉與紙白羽飛上天空。

  只要有紙白羽大人在身邊,就算迎著冷冽的風,雪原隨著周遭的景色縮小卻看似千篇一律,曉也不會感到無聊。

  「紙白羽大人,為什麼會想變成這樣呢?」

  「這有助於我擺脫固有印象。況且,選擇與妳同調的生存模式,任何時候都能與妳望向相同的方向。」

  意思是──紙白羽大人在陪著她吧?

  「是。」

  心音被讀到了,但曉雀躍地羞紅臉。

  「那個、紙白羽大人還習慣飛行嗎?如果有問題,我隨時能幫助紙白羽大人……」

  明明世界上的一切都不可能對紙白羽構成問題,她仍然答:「習慣。」

  「魚……好吃嗎?紙白羽大人之前有吃過魚嗎?或是其他食物……我覺得人類的食物很不錯喲,要是紙白羽大人吃到了一定會相當開心……」

  曉思索著該說什麼話才能讓紙白羽大人開心。

  就在此時,手被握住了──隨即她會意過來。

  當她不知道該怎麼辦,其實不用刻意做什麼,只要安靜飛行就夠了。

  「嘿嘿……」

  曉竊笑著,其實她很喜歡現在的狀況喲!

  雖然不是沒有陪寒絳大人上到高空,但還是第一次──與紙白羽大人一起飛行喲!

  寒絳大人是那麼神聖不可侵犯,雖然紙白羽大人也散發著相同氣質,但沒有冠上任何名頭的她確實拉近雙方的距離。就算知道自己不用特意做什麼,還是想──

  「紙、紙白羽大人!那個呢──」

  ──喔?白色的雲綰很少見呢。

  這時,心音傳現。

  身後響起振翅聲。對方在降低流層後,搭上她振翅推移而出的氣流。

  雖然不知道對方是誰,但是──

  ──不是神祇喔。只要有相應的感官能力,傳達心音只是本能之一。

  原來是這樣嗎……

  ──有看見黑色的雲綰嗎?

  咦、是說宵嗎?

  ──就是宵喲,在哪裡呢?

  「不嫌棄的話,我帶妳去找她吧……」

  曉降低飛行流層,在逐漸冒出葉芽的雪原地看見奔馳的馬車。

  她揚起雙翼落在馬車車頂上,與她一起降落的對方也落下了。但一次承受兩位雲綰體重的車頂發出不小的「碰」聲,讓馬車前座的隨從在驚慌轉頭之際看見他們後──先呆滯幾秒才困擾地開口:「不好意思……你們是那幾位的同伴吧?請別把馬車當驛站使用。」
© Ice Crystal Structu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