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祇再生 破曉之晅‧雲上之翼:無有之花【第三章】流下了淚水還是鮮血?(九)


  「包圍雲夷!」

  清晨時刻的意識還是散漫的,似曾聽過的男聲卻打破寧靜。

  儘管冰窟內的雲綰都清醒了,全副武裝的人類部隊還是包圍了他們。然後,曉注意到領頭的是之前在這裡被宵打斷好幾顆牙齒的男性,但他恢復沒受傷的模樣。

  「繼寒絳之後,今天就是滅亡妖族的末路了。」

  他依然說著無禮的話,但一道女聲立時打斷他:

  「荒木,別再做無聊的舉動了。憑你那種部隊要打贏雲綰,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身著巫女裝束的千早領著另一批群眾,與荒木形成對抗的勢力。

  然而,千早一身狼狽,身體的許多部位都被包紮過了。

  「共存派才是、少來攪局!妖族是人類最大的仇敵啊!」

  等等、現在是……立于的共存派與守舊派齊聚一堂嗎?

  那麼……千早是共存派囉?曉內心一頓。

  此時,千早說道:

  「他們只是來立于尋找寒絳。儘管寒絳在村子作亂,但雲綰幫助我們消滅寒絳也是事實,我不認為雲綰來到立于是來找我們麻煩。」

  所以,寒絳大人還是……曉心中感到失落。

  千早接著:

  「況且,你也只是利用過往的仇恨掩蓋你父親那些見不得人的舉動。別說是狩獵雲綰了,連將村民作為人口販賣的證據都找到了。現在站在守舊派的一方,難道就從來沒人質疑自己的親人是被妖魔吃掉?還是被送到其他地方當奴役了嗎?」

  荒木的部隊頓時起了一陣小小的騷動。

  「以往在立于,就是荒木村長在傳播妖族暴虐無道的信條。但現在在我看來,人類與妖魔鬼怪並沒有什麼不同,而荒木村長更像惡鬼的化身。至今,村人因為這些誤解從沒好好瞭解雲綰,就算要你們改變想法大概也是強人所難的事,而我願意擔任雲綰與人類之間溝通的橋樑。」

  千早的言論,在場沒有一者聽了不訝異。

  但她的作法,其實就與神祇之於神使的概念相同。

  「神祇因為不善溝通,才有了神使替祂傳達意念。人類不瞭解雲綰,所以就由較瞭解雲綰的我代為溝通。沒錯吧?曉。」

  她也如同期望說著,曉揚起喜悅的微笑:「是。」

  千早完全放下成見,去試著理解神祇與妖族了。

  「如果人類與雲綰沒有紛爭,我實在想不到要把雲綰趕盡殺絕的理由。」

  包圍冰窟的群眾就以千早的言論作結退離了。

  「千早,身體還……」

  就在曉來到千早身邊關切,反而是憂苗比她快了一步。

  「對不起,要是我下手輕一點,千早就不會被波及了。」

  憂苗比出道歉的姿勢,千早微笑著說:「沒關係。」

  曉發現,憂苗與千早的感情好多了呢──

  「那,妳在葛葉的工作呢?」黎問道。

  「我想只能請辭了。」她苦笑著。

  千早與黎的嫌隙,似乎也消失了。

  「雖然希望立于有朝一日能有個小祠,無論是供奉當地大大小小的神祇或是作為與妖族的協調所都很不錯,但以現階段來說還太早了。雲綰,接下來將遷旅何處呢?」

  「我我我!我覺得朝霜很不錯喲!聽說那裡長得很不一樣,也有許多新奇的玩意兒喲!」

  憂苗立時提議。

  「要說新奇的玩意兒還是葛葉最多呢。」千早思考著。「不過,我去過朝霜,或許能當你們的導遊,我也很想去朝霜的神社看看。」

  「咦、可是千早不能飛吧?」

  「坐馬車也是不錯的選擇,要試試嗎?」

  「那個、黎……」

  見憂苗與千早談得熱烈,曉回身望向黎,但專注聽著話題的黎卻說:

  「搭乘人類的馬車也是選擇。嵐在受到寒絳的攻擊後,還沒恢復刻印的控制能力。」

  一旁,嵐讓刻印浮在身邊,試著將匯集到的冰氣形成定狀。

  總是不作表情的宵如同平常佇立著,百百則拿起樹果來吃。

  「請問,寒絳大人真的……」

  曉提出她最關切的問題,黎卻毫無猶豫答:

  「消失了。」

  「咦、所以……」

  「寒絳是由冰氣神格化的神祇。等到冰氣本源恢復力量,祂才有可能再次形成。在此之前,妳在這裡看到的霜片、冰柱或是包圍整個洞窟的極冰,都是將祂構築而成的一分子。」

  意思是……寒絳大人其實還是在她身邊吧?

  儘管在她放眼望去的每一處不會沒有極冰,但她還是感受到──廣大的寂寞。

  ──曉千雲,出來冰窟。

  心音傳現,曉眨了眼睛。

  熟悉的用詞讓她沒有猶豫地展翅滑向窟外。

  當她循著冷溫轉向,注意到地上的雪堆混著絲絲白髮。

  著急的她落向雪堆,觸碰白髮──

  怦咚──。

  心臟猛力一跳,氣流明顯地流了過去。

  怦咚,怦咚,怦咚、怦咚、怦咚──。

  心跳驟然加快,卻有什麼形成了──

  曉抬頭一望,在她面前出現全身雪白的雲綰女性,那對細長的背翼讓她顯得優雅。

  當漂亮的臉孔睜開雙眸──高挑的身材,如魚鰭美麗但尖挺的耳朵,儘管臉孔不同了卻熟悉的笑容,都讓曉訝異地大喊:「寒──」

  ──是紙白羽,於曉千雲的理想鄉再形成。

  無論她身在何處,只要寒絳大人存在身邊,那就是理想鄉。

  曉奔向紙白羽。
© Ice Crystal Structure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