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祇再生 破曉之晅‧雲上之翼:無有之花【第三章】流下了淚水還是鮮血?(八)


  最後是──

  與憂苗分別後,曉振翅飛向雲上之晅。

  她是在雲綰與人類的戰爭過後,第一次看見天空充滿鳥群飛舞,但她不顧一切地尋找黎。

  無論寒絳有沒有在立于,她都無所謂。

  但當世界被破壞殆盡,她的同伴都消失了,她發現──復興雲上之晅對她而言並不重要。

  而是在保有她所愛的人們後,才談得上這件事對她與同伴的重要性。

  曉在天空盤旋不久隨即在降山面海的山崖看見黎。

  這時的黎不像她與憂苗幼小,背翼卻是水藍色的。

  「妳好,我是曉千雲……」

  曉在黎身邊降落,還是從自我介紹開始吧。

  嚴肅的藍色眼眸盯過來,看不出一絲情緒。

  「妳是寒絳的神使吧?有什麼事?黎雲淵。」

  黎只是依照禮數報上名字,但是……

  ……雲淵?

  那不是嵐的姓氏嗎?

  那麼,黎與嵐……該不會是──

  「咦、黎是嵐的──姊姊嗎?」

  曉表情訝異,黎卻想也不想否定道:

  「雖然不明白妳在說什麼,我是獨女。」

  「那、嵐呢?」

  「嵐是誰?」

  「呃、就是……我們的翼主……」

  還是……黎與嵐是親戚呢?

  「喔?是寒絳告訴妳的吧?」

  「是……」

  其實她並不知道是什麼事,但黎接了下去:

  「再過不久,我的汙染化就會發作。我族已尋得解決之道,將會與卓黎恩古王族融合,產生一位不會被汙染化所苦的翼主。雖然我族這一代生命短暫,為了避免滅亡只有這樣了。」

  黎年紀輕輕,說起話來卻很有架式,但是──

  「汙染化?」曉錯愕地問。

  「簡單地說就是發狂致死,刻印用得越頻繁越容易汙染化。」



  ──「黎是力量使用過度了嗎?」



  ──「只是老毛病,暫時先飛上天空好了……」



  想起來了嗎?所謂的「老毛病」。

  黎在力量使用過度,總是會有筋脈浮現的異狀。

  當這些異狀演化得更嚴重,黎甚至會失去自我。

  因為,她汙染化了。

  那麼,黎為什麼要轉本質就說得通了。



  ──「風耶的能力在於大氣與流動,要施展流通性的力量會較有利──」



  她不知道「病源」能不能與「汙染化」劃上等號。

  但這樣,黎就能壓抑病源,阻止汙染化發作了吧?

  可是,既然黎已經提出「我族這一代生命短暫」,意即──

  這不是她個人的問題,而是「雲上一族」所面臨的問題──

  那麼──



  ──「畢竟還是希望自己的故鄉得救,我才能得救。」



  與黎相遇時,她就表明了。

  他們所面臨的狀況是:疾病蔓延全境,雲綰無一倖免吧?

  也難怪,黎當時會這麼說呢……



  ──「早在前些時候,雲綰就該滅亡了。」



  這並非她對雲上一族懷著滿腔怨恨,或是與人類同樣憎恨寒絳大人。

  只是純粹地說出現狀:「早在前些時候,雲綰就因為汙染化滅亡了。」

  此刻,就算猜到嵐是雲上一族與卓黎恩古王族融合的「產物」也不奇怪。

  但在雲綰的最後一戰,來到嵐近處的她感受到穢氣,嵐也對她發動了攻擊吧?

  嵐在當時早就汙染化了。

  雲綰也在戰爭後滅亡了。

  所以,與卓黎恩古王族融合並非解決之道。

  只要雲綰待在立于,無論是面對病源還是人類──他們終究會滅亡。

  「黎……既然如此,要不要離開立于呢?反正……寒絳大人也會離開立于……」

  隱藏在立于的問題遠比她知道的更多……曉感到失落。

  黎皺起眉頭:「這是寒絳說的?」

  「是……就算有了新翼主也無法解決問題,人與妖的紛爭也只會越演越烈……離開吧。」

  「既然冰祇‧寒絳無法再留在立于,就表明這件事絕非我族想得那麼簡單。我會將寒絳的忠告轉達給現任翼主,也會慎重地應對這件事。謝謝妳,寒絳的神使。」

  眼看黎就要離去,曉急忙叫住:「黎!」

  她已經和千早與憂苗說上了話,傳達了內心的感受與冀望。要是只有和黎談正事,總覺得會很遺憾呢。黎聽到聲音隨即降下雙翼幅度:「還有事嗎?」

  「我、我覺得黎在照顧至親的時候是非常溫柔的喲!」

  雖然不知道嵐怎麼了,總之是這麼說的吧?

  「要是能在臉上表現出那種模樣,我覺得也很不錯呢。但黎的表情總是冷冰冰的,我想是黎背負了許多沉重的事情吧……」

  像是雲上一族的存亡。

  所以──

  「要是黎能放下重擔,一定也會快樂許多、而且──黎其實很難單獨承受起這些事情,也有許多人關心黎。無論如何……還是請自由自在地生存下去吧。」

  茲──

  強烈的雜訊蓋過視野,黎的身影模糊了。

  曉也陷入了朦朧之中,但似乎有畫面從腦中浮現──

  在白色的雪原森林,她與憂苗一起練習飛行。

  ──憂苗相當努力呢……

  幼小的宵坐在一旁,看著松鼠從枝頭躍過。

  ──原來宵小時候就是長得這樣嗎?好可愛……

  在練習到一個段落,他們去人類的村落找千早玩。

  千早一開始雖然很不自在,但最終也打成一片了。

  ──真是太好了呢……

  她和宵與憂苗一起飛上天空,但感覺還不夠熱鬧。

  去找黎吧?這麼提議的她帶著宵與憂苗進入雲上之晅。

  黎看起來有些困擾,但她向黎提議:「也一起邀請嵐吧?」

  茲──強烈的雜訊蓋過視野,但彷彿聽到:「冰祇──將──再形成。」

  跑馬燈飛快地將幼小的身影拉拔成大,分分合合的過程讓他們越來越貼近現狀──

  當曉猛力睜開眼睛,佔滿視野的冰藍襯著微雪,日光從石縫映入山口讓她眨了眼睛。

  她正躺在降山的冰窟裡。位於她的身旁,黎、嵐、宵、憂苗與百百都沉睡著,但他們看起來並不狼狽,衣著也毫無血汙,安靜祥和得像是從沒與人類發生爭端。

  曉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但她按住腹部,不像被攻擊過的模樣。

  當她運作刻印,雙翼也被輕易構築出來。

  世界重生了。
© Ice Crystal Structure All Rights Reserved.